长江逝水

也许可以写很多,但我也只会写这么多,仅用笔为这次的游荡留些记忆。——题记
乘飞机总会让我想起《Lost》,虽然这样的概率微乎其微,但在云端总是让我有担惊受怕之感。
时间过去了很久,我又要一次次地后悔,比如不理智的举动,比如欠考虑的言语,都让我自感幼稚与惭愧。
用照片印证记忆,除此又留下些什么呢?瞥过的风景与归时的记忆在飞快地流过。日子依旧平淡,我所望的路途不是他人乐意相伴的路途。
曾经沧海难为水。长江已不是歌中所咏的母亲之河了。泛黄的江水夹杂着污秽,岂是用圣洁所可以形容?零星的渔火被两岸的繁华遮掩,无以驾一叶之扁舟,倒还能举啤酒以相属。江水不再浩渺,故有风而无能羽化登仙,却略感寒意了。料不得夏季之三峡,夜来风袭的清寒。
晨初的小雨成就了巫山传说的云雨,云遮雾绕之感也颇能让人赞叹。只是见得多了,少了些“除却巫山不是云”的神奇。概是泰山黄山之类,云雾皆是如此。若在云端,则有腾云驾雾只奇幻了,而仰视的总是互相映衬的。
待到云开日出时,所谓高峻就无从感受了;高峡出平湖,就无所谓险阻了。水平面近百米的增高,游船自身的硕大,如何有“渺沧海之一粟”的慨叹呢?
长江之景是让我失望的,即使是大坝亦如此。也许是离它过远,它的伟岸,它的泄洪的气势都有点意料之外,稀松得有点平常。因为距离,我平视了你的高度。待到临近时,才发现你的宽广是车行数千米的横跨,是在黄鹤楼俯视你奔腾而去的不可阻挡。
我们曾经赞美你的伟大,因为你是难以征服的;而今我们炫耀着征服你的 。大坝代表着胜利,也代表着失去。白鳍豚消失了,中华鲟不纯了,三峡的高度没有了,对自然的敬畏耶缺少了。
我更怀念《水经注》里的三峡,李白诗中的两岸猿声,退一步是刘白羽笔下的三日。而今呢?夔门何来天下雄?浅滩露石的悲哀吧。白帝城何来白雾升空的迷幻?神女离我太近,她的朦胧已不存在。至于西陵的激流险滩、纤夫帆影,都随崔颢的日暮沉入历史了。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人类对于自然的征服让地球变得更加“人性化”,也许应该赞美这伟大的进步。就如对于飞行器的巨大动力,征服天空是值得赞叹的,而不是让脑海中老留存《Lost》或者《Final Destination1》的影像。这便是杞人忧天,这便是初登飞机的乡下人的感受吧。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