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了

我总似有因噎废食的不明了。我也只能用再四的逃避来摆脱窘境。昨晚还是一个人睡,因为明天的早起只怕是惊醒了他人。被子暖和,只是懒得下床关门,那门铃对讲机泄露的声音好似有人找上门来责怪我的潜逃,于心不忍的谴责自己,初始是无法入睡,继而来的是一天忙碌的一切尽失,原本是欣慰的一天,终于被一场大雨淋坏。我慌张地选择逃避,选择救兵,选择不再做这样的事情。但无法让时间再倒回去。我只有留无尽的遗憾在远与不远的将来。
为自己的鲁莽,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代价,不甚惨痛,但我已经刻骨铭心。我从来不是那么大气,也许仅仅是为生活所逼。卑微的人儿得低微的收入,辛苦的早起晚归,却抵不过几分钟的沦失。我还有什么心情欣喜于一个晚上的收入,我还有什么心情欣喜于一个个小生意的收入?很多时候都要化为尘土的人事,也许应该放开点心思。
我固然又知今夜睡眠不足,还担心新课的无的把握,更担心早自修的手足无措。我竟在闹钟未响之前醒来,已是许久未有的怪事。早晨的五点多,不是一个晴朗的日子。湿冷的天一如我失落的心情。我只能强打着再躺一会。
赶到办公室,也许该念一段心经。有所寄托总比孤独的流浪好得多。第二课是意识流小说,我不曾在温暖的午后昏昏欲睡而浮想联翩,却也只会杂乱无章的写下这些文字。不为什么,只为舒怀一点。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