些许“被”感受

主席台前就坐的几位概是比下面的更难熬这两小时的会议时间。正襟危坐于斯,必不能掉心瞌睡,更不好意思交头接耳。会议煞有介事地从全体起立奏国歌开始,显得堂而皇之,我总有嗤鼻的冲动,无奈歌声过于的庄重。打开手机看柏先生《丑陋的中国人》,倒颇似现在的这般境况,只是不知丑陋于我还是于其他。八十年代的流行也许不能概论现在的国人,文化见冲击于全球,见充塞于诸流,如时下网络流行的言语。一同事以“被开会”形而容之,委实精辟。无论是被迫授予代表团成员,还是被迫充当群众演员,大伙都不屑这历史赋予的伟大的民主平等之权。反倒是时有听说下面村落争个选票的殊死之斗,末了为造福乡民或私于己,这概是权力的奥妙,我小民便不知了。成员代表痛苦于末几日的例次出席,座位前的名牌当也成了最佳的点名方式,不得不坚持就座了。也难怪当初对此等身份的敬而远之,无奈民意使然。我当也庆幸自己能安坐在最末几排,民意被强奸之感就少了些许,亦能在无聊之余瞌睡几下,幸甚至哉。
流于形式的当还有,譬如教务领导的巡视。大则能于例行公会上训导几句,或揶揄,或好言;小则便是真“被巡视”了。我们兢业于此,每位当是问心无愧。额外的付出尚得不到应有回报,蜡炬成灰春蚕到死的奉献业已甘心将此成为亘古不变的习惯,无奈被信任总是那么遥远。至于终了,无视于巡视。反是那些行为成了某些领导值日尽责的痕迹,照面时似乎在言:我在巡视。而后趋滴(地)扫完整圈教学楼。趋,快步也,急匆如此,何必!
“被开会”和“被巡视”的怪异,大概也是我等人心过于浮躁之故,习惯不了开会的生活和巡视的日子,故入仕为官,不亦远乎?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