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是怎样的人?

没有喜悦,算不上名至实归,反让我感到名分得来的羞愧。多的是提携照顾,让我再次地负担人情之债。也可悲自己的五斗粮食掌握在别人手里,却又无法坦荡地放开。我也已是先置死地,至于求生还是赴死,我也本是无所谓。在意的却是周遭之人。人生的可悲无外乎于此了,那些手握生杀大权的,必是快意于人生的。
我对于职业的追求,近乎是无知者无畏了,但是绝属于那种不求上进的。相比同时进来的那些人,我应该是步步落后的了。当初在高一挣扎了三年,也算是史无前例了。另外大大小小的矛盾已被人鄙视之极了。我在这里,永远带着自卑之情,因为有太多的人都曾是我的师长,而我当初也是以一个二流学校的二流毕业生的身份来到这所名校的。当然,自卑也有它的好处,因为谦卑总是它的姐妹。我从不露锋芒,但也没有资本可以露我的锋芒。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