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印象

千篇一律的纪念品,在匆忙的行途中拣拾一二,或值或不值的都应人心而异。来景德镇固然少不了带套瓷器过去,但粗糙的满地皆是。最后整一套餐具,留着自用还是送人亦未可知,只是上头齐白石的画虾倒颇有点韵味。留待以后有钱去完成的有一套瓷器的茶具、一套紫砂的茶具和一套锡器的茶具。目标固然遥远,但留存总比无所求来得幸福。
江西一如既往的干旱,奏陶乐的亭子周围本应该是一片碧水,上浮小莲的滋味应该独有情调,而今看来却犹似菜地了,莲叶尚待绿色,不似大朵的残荷,只能留待听雨声了。红衣女子的演奏颇有些情调,只是于她们而言,艺术的享受浅了点,谋生的原动力多了些吧。那二胡的悠扬,笛子的清越,让我有生后学无力之感,留待双双能学得几曲,以补我的遗憾了。
固是干旱的天也挡不住小桥流水的风景,如在婺源,依稀能见江南的风景,只是未能临海的缘故,总觉得那边的水乡多少有点残缺,即使有船有河,也赶不上江浙一带的气魄。眼见得多了,如“黄山归来不看岳”,零零碎碎的水乡特点只能吸引少见的游客时不时拍照留言,而我竟懒得多举相机。似乎我早有了些审美的疲劳。如龙虎山一带的水,干旱的缘故,船儿似乎老贴着河床在前进,水倒是干净,只是无聊地给周围的山赋予一些固定的想象,本身个人想象不同,也无需为这番自然去冠些无足轻重的名义。比如众人仰首以望的升棺节目,被众人所笑,如抬沙发上五楼的节目,因为一个谐音的缘故,也能成就一番景点。如此的资源利用倒也让人钦佩中国人的能力。能和名人扯上些许关系的都要充分利用,如江湾之于江泽民,既无深厚的人文,又无美丽的自然,几乎都是新世纪后的修建之物。如此一来,只要拥有资金,中国还有无数的农村可以开发成旅游资源。
总觉三天恍惚,大概是车上睡得太久的缘故。江西的房价也仅两千出头,船工或是农民的收入概是不高。不过我们所住的宾馆都有电脑,也觉颇是新鲜。江浙一带是未有如此高之装备的。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