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在我的坟前哭泣

请不要在我的坟前哭泣
我没有沉睡,我不在那里

我就是那风,永不停息
我就是那钻石般的光泽,闪亮在雪里
我就是那金色的阳光,投射在成熟的谷粒
我就是那秋天温柔的小雨

每当清晨你安详地醒来
那些展翅高飞的小鸟
都是我的踪迹
每个夜晚你凝望天空
我都存在于星光中的美丽

不要在我的坟前哭泣
我没有沉睡,我不在那里
——题记

凤仙花年复一年地开着,开着那么的艳那么的多,有大红的,淡红的,有紫的,也有白的。她那密密的种子藏在椭圆形的壳里,随着壳的崩裂,新的生命洒向各处。
而人却禁不起年复一年的轮回,生命悄然就会逝去,竟不及这脆弱的凤仙花。而又有多少人能在有生之年盛开的如此娇艳呢?
无疾而终是最美的境界,然而对于安乐死的呼声越高也说明伴随医疗条件的提高,在延长寿命的同时也增加了临终前承受的痛苦。这一次与前一次看永赞的奶奶,人变的太厉害,竟已被病魔剥夺成真剩皮包骨头了。也听说只能用镇痛剂来缓解痛楚。我必是没有信心和耐力来接受这样的痛苦的,待我到如斯地步,应该可以给我一个安乐的结局了吧?
只是现在并未如此,而我却时时设身处地地想着,病榻前的我会看到些什么,会听到些什么,会回忆起些什么?愿我那时已经聋了瞎了甚至无思考无感觉了,如植物人一般,如已死一般。
当子女们在议论后事的安排的时候,竟还会斤斤计较于兄弟姐妹丧事钱财分摊的多少?父母的抚养何等辛苦,做子女的即使倾家荡产又何来怨言?但这世间多得是为遗产不顾兄弟情面,甚至巴不得父母早点离开。世风日下是什么缘故?碌碌忙忙究竟在为什么?真善美德沦丧究竟是什么在作怪?
还有为什么不故作悲伤?为什么要在将死之人面前表现出人生在世的快乐?是因为如凤仙花般,已经留下那么多的种子在世上,而这些种子也已经发芽长大?
对于生命的终结,不同人有不同的看法,有时我只是麻木,有时我只会徒然地抱怨人家些什么?但临到最后,我们都知道谁也无力回天。既然哭与笑都一般的结局,为什么要在此表现的那么悲伤呢?对于无法安乐死的人而言,生命的终结是痛苦的结束。我未有基督徒般地感受上天堂的极光照耀,也没有佛教徒的奔极乐世界的康庄大道。只是活着的人的无聊感伤。我在二十岁上便想到自己的死亡,只是无法预料死亡的方式,一如乐观地看到自己的终老。却也是那么悲哀地感觉生命的逝去。而今活着,有时感到而立之年到来的漫长,却也感到不惑与知天命转眼到来。周遭的人,未到甲子而去的太多,突然感到生命是应该要好好珍惜的。
而我却时时为一些琐屑之事耿耿于怀,纵然借运动来增强自己的体魄,奈何心理已经如此的不健康。如果我会夭亡,没什么太大的奢望,无法安乐的痛苦我决定承受,唯一希望的是不要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人世间的最伤。
虽然也常常会和双亲发生些矛盾,特别是父亲,但我们知道,彼此都是深爱着的。特别是母亲对我,我是她生命的全部。恨自己不成器,很多的奋斗都半途而废,但母亲知道我的脆弱,甚至想用别的方式来让我逃离心理的折磨。关心这个词并不在于日常生活的照顾,而是直入人心的体贴。
一辈子的农民父母,为自己,为儿子,争取到了很多。不像在农村里活着的那些人,并不是我如此的看轻他们,我也不是如鲁迅般地揭开中国农民的劣根。而我始终无法接受一个未曾封闭甚至开放的农村的某些人的墨守。在无聊的时候只有打打麻将,看书的雅事,上网的时尚,在农村里是鲜见的,特别是老一辈的农民,如毛竹一般,年复一年地长着单调的节,留的灿烂的花也开在生命的结束之时。当一个人将死的时候,难道不是全村的一大新闻么?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用平静这个词吧?哪里比得上我的父母?
但岁月的风刀霜剑,留给母亲的是丝丝的白发和日渐苍老的脸。上几天的头痛,该是让母亲受惊了吧。也有同村之人无视疾病的暴亡教训,永赞陪母亲去做了一下脑电图,一切安然无恙。这是一件多么欣慰的事啊!让我折寿几年来换取母亲的健康,做儿子的也心甘情愿啊!何况是给母亲做一个检查呢!家里的一切都是母亲在打理的,其实在外的一切也是母亲在处理的。母亲一向矮小,而今也有些瘦弱。几年的甲亢也终于告一段落,不必吃药了。孙女也快两周岁了,待以后双双上了幼儿园,该让他们好好享受天伦之乐了。
很久没去看奶奶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