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不多

白居易贬为江州司马后,“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我亦如此地远在学术氛围之外,居于井底,不觉自己的失落。生活的极富规律也渐渐让自己忘却了肩负的任务。待到大家在群里商讨论文的开题写作时,自己多的是默然不语。我本不是一个善于创新的人,命题写作本不是我的擅长,况学术的钻研精神我向来是不曾有的。安贫乐道,聊慰自己,却不知既不能安贫,更不会乐道。当孔子赞弟子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想必这乐便是钻研学术之乐,信仰追求之乐,我怎能将颜子来自比?于我而言,虽不是那么的“戚戚于贫贱,汲汲于富贵”,但也总会在静下来的时候怨叹些什么,总会在见到些什么的时候羡慕些什么。
每每不敢去看大厅里的“教师风采”,谁能说功名与我如浮云?谁能视这些为名缰利锁?这只怕是给不思进取找一个堂而皇之的借口吧。有时禁不住对未来充满些迷茫,比如在单位的日子会不会变得愈发窘迫,比如自己考驾照会不会失败一两遭。
回头想想,这一切都因为自己无法摆脱“物欲”。庄子的世界因为贫贱的人太多,因为那个世道乱得一团糟,所以选择逃避,即使需贷粟度日,在内心依旧不会显得那么难堪。因为物质生活充裕的人毕竟太少。而今的世道,没有物质的保障,何来庄子的潇洒,如果庄子来到现在这样的时光,能安心“曳尾涂中”么?我想“庄周买水”本不是无凭无据的荒唐。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