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寒的江南初春

忘却用文字记录的能力,不知道该记些什么东西。
放晴的日子遥不可及。
生活是无奈的悲怆曲,如果我有回天之力。
一切的顺理成章都因为多此一举。
平淡地过去才是美丽,何必在半夜彷徨街头无语。
凄冷的细雨绵绵不绝,双双何时能打滚在草地。
憔悴的是无心人的心,悲哀的是有心人的情。
我想借一首诗来填充这虚空的文字,
不为什么,只是一种无人的低语。

致橡树 舒婷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
  也像戟;
  我有我的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