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口夜逛

对母亲而言,让双双呆在家里无形增加了负担,所以便去了唐鹰,还有两张消费券,买条裤子也配得上先前买的名贵康奈皮鞋。所以记得先贤帝王不喜欢玉箸之类,怕周身的一切都要讲究奢侈了。我对衣着还算随和,可能是自己对自身相貌并不自信的缘故,也不屑多花精力,只求舒适了。
一家三口一起过去,双双不喜戴帽,还在店里跌了一下,倒是对镜子依旧有兴趣,还不时地跑来跑去,敞着衣服,开开心心的。买了两条裤子,其中一条是给父亲的。出来的时候商量着去哪里转悠,放弃了太平洋,毕竟哪里能给双双玩的很少。最后确定去岳林广场。
天并不是那么的冷,但绝没有盛夏时的热闹,一路下来带双双玩能玩的,一个人的直升飞机只转了几圈,双双就哭闹着要下来了,起先还是木然地坐着,不知身在何境,而后站了起来呆呆地张望,至最后就要扒着出来了,无辜了三块钱,赶紧叫人停下带出来。没有碰碰车,旋转木马也是单人的,在旁边有一家羊肉串烧烤,老婆没吃,自己叫了一串。忽然大家觉得只放音乐的旋转木马如此的空荡,都有这样的感慨,一个晚上或许就是稀稀落落的几个人会去转转吧。传说中的浪漫也只会出现在大型的游乐场里,而这里,这架木马显然有点摆设的意味,毕竟孩子们不需要浪漫,需要的是刺激之类。一个晚上的场地费,维持音乐和灯光的电费,也许都要比赚来的多,如此寒冷的夜坚守着这份生意,生活真是如此的不堪啊!甚至比不上旁边的那个新疆人——低成本好生意。或许旋转木马的主人原本也有美好的梦想——做生意的最初都有的梦想,只是现实总会让人感到残酷。
双双坐投币电摇车似乎也不会跟随音乐摆动身体了,和晚饭后的兴奋有截然不同的状态,也许要想睡觉了。本来总会赖着再坐一次,现在也急着下来。旁边的音乐柔和缓缓,诸多人在跳着慢节奏的舞,那舞步应该有专业的术语,只是我不懂罢了。舞者对对,基本都是四五十岁的夫妻,也有女女一对在慢慢学习的,生活如此的从容,少了舞厅的野性,少了麻将的焦心。抱着双双,也会彼此相视而笑,尽管互不认识,但心中是如此的纯净美好。我对妻说,等我们四五十岁的时候,也常常这样吧。或许还可以在家里放点轻音乐,彼此牵手共舞。
只是现在有太多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不说跳舞之类的消闲,纵使带双双出来走走还是那么的难得。有时老对着电脑只怕是对不住自己的人生,也对不住应该关注的亲人,电脑让自己封闭起来,庆幸的是自己还感觉有责任的存在。但又有多少人能轻松驾驭这高科技的产物呢……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