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幸的早晨

她必是想敲诈点回去的,我一直这样认为。所以磨蹭到最后给她二十元钱的时候,她就乖乖地回去了——也许这一跌还是有那么点值得。
然而我并没有什么过分,只是插上右转太突然,她的电瓶车也应该是老旧的反应不过来,按常理讲,刹车是可以避免跌倒的,可惜她还是跌倒了。手掌没有蹭破,衣服也穿得厚实,甚至没看到沾上灰尘的痕迹。但她有足够的理由拖住我。我只希望她能上车走自己的路。
然后是一阵谈判,起先是要去看医院,我只能客套地说,要去哪个医院,我陪去就是。过后又说应该没事的,买几个药膏贴一下就行了。我便给了她钱,让她自己去买了。
回头想想,她真伤了是否还会回头来向我索赔?我可笑地将手机号码都留给她了。本着负责到底的态度是不是太愚蠢了,而且也天真的认为此去便是安然无恙的了。回到办公室动这笔的时候,便有了这样的后顾之忧。当然,发生在红绿灯附近的一幕,发生在银行前的一幕,用摄像头也足以证明我的无辜。我停下来只是善良天性再次发作的缘故,上面说了,我合理地遵守着交通规则,超越并不违规,跌倒也足以认定是她自身缘故。
至于她真来索赔了,我大可推脱,说是打错手机了,当然,我也没狡猾地抄一个错误的手机号码给她。
于此种种,我似乎觉得自己天真有余而老成不足了。这样的事件,也算是人生经验的必要积累。二十元的付出也不是平白无故的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