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双一周岁记

自六月底起,双双一直在母亲那边,最近的几天总显得不是那么的安分,自己内心的愧疚也无法轻易淡去。把责任推卸总是于心不忍,况是辛苦了大半辈子的父母。默默地支持是聊以自慰的办法。
昨天以阴历的算法,双双已经一周岁了,亲戚们倒是用心,自己却不甚看重,订了套周岁照抽空去拍,或是必要的纪念,但我在这里做的已经可以向双双交代了。老婆问起该如何过,我便在回家途中买了一个蛋糕,不敢奢侈地花一百元买一个店铺里最小的蛋糕,最后很不好意思地买了一“块”蛋糕,竟也要12元,就因为它傍了“元祖”的名。
双双的病概是全康复了,昨天泪眼汪汪的样子,大家都担心是红眼病,所以早上一上完课就打电话去问,妈说没事的,自己也放心了很多了。只是病后的情绪没有像以前那样开心,大叫的时候也少了许多,笑脸不是常见,畏惧生人的时候也多了,只是要我抱,自己的妈都不乐意,更不用说一些邻居了。很多的东西都学会了,或有心或无心。就说昨天的玩积木,知道怎么拆开来,能在床上玩许久,对她而言很不容易了。总是好动,喜走,虽然还是要握住你的手不放,但愈发稳健了。
于是在想,在世已经一年了,也渐渐忘记以月计算双双大小,此后便是两岁、五岁、十岁这样的概念,自己却还不曾老去。不知是喜是悲。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