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了,萤火虫

怀抱着双双,也只有在静谧的路灯下,淡淡的光影中,才感觉到平和的她。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如此的安详,竟也听得惯唱烂的儿歌。
本不用如此的费心,而自国庆后,双双的状态一直不是特好,这几天怕了喝药,以至于认为所有到嘴里的都是药水了,连连哭闹着推开不吃,而大家又担心她没有吃饱,搞得她似乎很是烦躁。屋内差麻将的人自是不会收敛,喷云吐雾地搅浊着空气。
而抱在外面也感觉凉意十足,夏夜已离去许久,裹着毯子走一圈。关注着双双何时闭上了眼睛便带回去睡床上,顾也不会仰望天空,不见月亮星星的日子许久,周围尚存的一些绿色草木还能证明自己与自然或未离得很远。而今夜却邂逅了萤火虫,真是久违了。
那是一只孤单的萤火虫,淡绿色的光在眼前隐隐闪动,路灯的光芒几乎让人看不到它的存在,只是偶尔飞到草丛树旁时方显得那么的清晰可爱。我的视线久久地跟着它飞行。那是一只落单的萤火虫吧,它的同伴在哪里呢?或许是一只顽强的萤火虫吧,不然过了盛夏,怎还会在凄冷的秋夜独自飞行呢?也许是一只穿越历史的萤火虫,它亘古不变地出现在这一片天地中,而变的却是我这样的人,在远离它们之后,甚至忘记了它们是这个地球上的生物,忘记了儿时玩捉萤火虫的生活。
也许我们不应该留恋童年太多,或许现实已不容我们再去回顾些什么,记得自己高中,临山的老一中有很多可以亲近自然的机会。爬山自是不必说,夜自修的时候会跑上图书馆,在那里寻找这些精灵般生命的影子,匆促的课间十分钟,却能放飞太多的光彩。而今,我在默默地看着和我那时一样的学生,在无尽的学海中挣扎着上游,萤火虫也成了教科书上的稀客,勤学苦读的一个夸张典故。可怜的不止这些孩子,我想长大后的双双也是如此,甚至可悲地看到这些精灵在人世的绝迹。
但他们那一代自有他们的追求,他们会用别样的萤火虫来代替这个不太真切的自然,在一个城市中寻找他们另类的寄托。
萤火虫也只会成为梦,成为我今夜的梦。明天的我依旧会想起怀抱双双邂逅萤火虫的那个夜晚,但那只盘旋在我头顶的萤火虫应该早已黯淡了它的绿色的光,回到那被遗忘的角落。
这个世界已不需要自然给予的浪漫了吧。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