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冲动了

20120829-133335.jpg举报一词总让人感觉相似与出卖,内心不屑于此,但因心情不佳便又换另一种想法。非为私利,仅求一快。对于此等现象,不是损害自己切身利益,以国人慈悲之心,也多睁闭各一只眼,仅停于私下之不满碎语,最终渐至麻木,其悲如此。他不举报,你不举报,也就只有我来举报了。
从114那边问来城管举报电话,问道小区有违章建筑是否贵单位整治,城管组织当仁不让,言及仅为一地锁,便叫我打电话给社区,说非其职责范围。我也无理强迫,机构细密本是天朝固有特色,是为就业出困境。我便再次通过114转接到社区居委会,那边说这事城管负责。推诿塞责乃天朝公务单位另一特色,我早已心知。我说城管电话已经打过,是他们叫我联系你们的,她便说会联系城管,我顺便告诉了她安置地锁之人的车牌号码。
我正在捧饭碗站街吃早饭(超猥琐状),就见一城管哥骑电瓶车游荡,我过去帮他,找某地吧,就在那边。他过去了,然后又回去,说是找工具把它拆了,我问:就不通知主人了?城管哥回答:这里原是公共绿地,扩浇水泥地本来就不合法,更不用说安置地锁了。我总觉得不通知人家就拆不好意思,但人家是暴力执法惯了的,此等境界非我所能及啊。不过他最终还是无功而返,大概地锁委实太过硬霸。
后来又来了个便衣男,拍了照片回去,大概是社区居委会的人,因为回头我又接到了居委会的电话。大概城管把球踢给了居委会,居委会让我确定车子的颜色品牌,告知我已经通知车主让他今晚拆除,也算是给我一个答复了。
就这件事看,对于群众举报,两单位还是比较积极的,值得肯定。对于公共绿地被处理成水泥地,城管默认的原因一则是法不责众,二则是此举符合公共利益,为适应日益紧张的停车位,适当改造顺应民心。但你出了钱浇了水泥地就不能认为这地就属于你了,它再怎么改造还是公共场地,谁都有停车的权利。当初划好车位,写上车牌就有占地为王之嫌,如今安设地锁,显然是侵占公共利益。
如今物质生活提高了,有房有车了,但道德水平还是没有提高。这种激起民愤的自私行为我想我是有义务举报的。顾着邻里关系,藉着事不关己,他们选择不作为,我却冲动了。
母亲担心我的手机号码被人知晓,我想两单位不会无知到这般地步吧!他人不报,大概也有顾忌隐私被泄,明哲保身为好。如果大家都这么想,如果侵害公共利益的行为不被遏止,那么这个社会就不会进步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3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