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赴婺前

让我再看一眼吧!
我本打算一个人回家去,但双双被爸抱去医院了,我想该去医院看一下双双和永赞,明天就要去金华了,会隔一星期多。双双在医院很高兴,但我离去的瞬间,似乎表现出那么些依恋。所以等我回到家,时间过去到9点钟,我又想起了双双,我甚至担心她是否安然地回到了家,又是否安睡了。
回去到妈那边,父亲在躺椅上休息,母亲忙着洗衣服。说双双已经睡了。进房间里,横着见那小可爱卧着,只穿着肚兜,怕冻了,好好地盖了毯子。打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担心双双是不是扯了毯子受凉了,但我也相信,双双是不怕冻的。
看她那安详的样子,我可以放心了,轻吻以别。
去吃夜宵,接了门卫的山地车,偷了一段路,回到家门口,却听到啼哭声,小间住着的那位小孩在哭。我似乎是身同感受,我想半夜的双双该不会让妈受辛苦吧?探过去,孩子迷糊地在婆婆怀里,婆婆说孩子是感冒了。小间并不是透气的,只有风扇没有空调的,孩子的爸妈在哪里呢?如果是我,至少我不会忍心让父母住在仄逼的小间里,宁可挤在同一套房里。婆婆哄着孩子,我能想象半夜被双双吵醒的父母,又是如何拖着疲倦的身子哄孩子入睡。
他们的辛苦本应该由我来承受的!我难道只会在这里留下一些愧疚的话而不去付之于行动么?
我只能留下同情,上楼。
双双啊,一定要健康地成长,不单为你自己,也为了辛苦养你的爷爷奶奶~~~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