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双昨天不安分

(打了好长,居然被关闭!白打了)
双双下午就没好好睡过,还无意识地流口水,莫名的哭闹。妈说吓着了,就要我带她去取经,我很反感,我知道这种传统的咒语式医疗法纯粹是一种迷信,它也许对成年人还有一点的心理暗示,但对双双这样的孩子,能带来什么精神效果呢?
店铺里都是蜡烛、烛台、冥币、经纸、佛像之类,女人用小碗盛满米,那一块写了文字和符号的布包住,然后在双双头上转悠,嘴里念叨着听不懂的所谓的咒语,最后解开布,看碗面那些米的满与不满,根据这个来判断双双的心理状态。满口说没事正常。碗面的满与不满纯粹是你当初用力大小和米空隙大小所决定,又怎会是双双状态的反应或是天意?我只能暗笑。
果然,晚上至半夜,双双还一直哭闹,说什么没事,简直就是屁话。
我愿意抱着双双一直在凉爽的夏夜走下去,只要她在我的怀里能够安睡;我愿意牺牲我的生命,只要能换来双双的健康成长。我想不单是我,父母也是这样在想的。所以双双难受的时候,大家的心情也很郁闷。双双在我的怀里安睡了,但是在外头凉爽的天里,放到床上又哭闹起来,我想她一定是哪里不舒服吧?
又怎么忍心妈一个晚上抱着她睡觉,所以我宁可睡在地板上,陪着他们。等我从家里洗澡回来的时候,父亲在外头的躺椅上等我,他也这么迟才能睡觉。双双已经累了,便睡去了。半夜也没听到双双的哭闹,只是在早上快起来的时候。
发现双双又很会笑了,中午吃饭吃的很欢。大家的心情也豁然了很多。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