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的《理发师陶德》

下载了这部电影已经许久了,昨晚才看。有边看电影边看影评的习惯。强尼德普的理发师造型一看就让人想起剪刀手爱德华,影片充满着太多的冷色调,几乎没有一处是光亮的,唯一的阳光在15年前的幸福之家中。画面的阴沉不止于陶德内心无比的仇恨,更在于故事的悲剧性。
陶德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吗?他扭曲的心灵是怎样造成的呢?所谓的上等人下等人,所谓的法官执事罪犯,如同这伦敦的天气,充满着阴雨和混乱。最初的陶德可以理解为复仇,也可以理解为替天行道,但后来的陶德变了,变成了杀人狂,不分善恶的杀戮,满足的是什么呢?我想当时的他是没有什么理智存在的。
悲剧源于美好的东西被撕毁,幸福的家庭被拆散;乔安娜被禁闭在法官的高楼里,失去自由,甚至被送到疯人院中;服毒的妻子沦落为乞丐,却最终丧身在思念不止的丈夫手中,并且是得知真相的前提下。陶德也死了,对他来说这也许是一种赎罪,也许是最好的结局。
故事留给我们的是什么?惊悚于刮胡刀破喉的鲜血飞溅,恶心于绞肉机下的人肉馅,悲伤于无辜死难的人和不太悲剧的结局,窒息于伦敦那阴霾的天空。
还有一点点的欣慰:恶人终被制裁,有情人总成眷属,如果乔安娜也不小心被父亲所杀,或许这更像一个全然的悲剧。陶德身上的悲剧或是个人的悲剧,但细想,还不是这个社会带来的?记得梁山故事中也有做人肉包子的孙二娘,我们都认为是这个社会逼迫的。理发师下的派点,最初的状态还不是没有肉馅的尴尬,整个萧条的经济使然。而法官的诬告和对一个孩子的绞刑判罚,在一定程度上都表现出整个社会的失衡。法制的不健全,也导致了陶德店的兴隆,难道就没有人怀疑人进去竟不见出来的反常现象,或许法官们没心思去管这样的事吧?
割喉并不是一件爽快的事,故事也并不是一个令人欣慰的事。圆满的结局希望是陶德大仇得报,三口之家重新团聚远走天涯,但编剧没这么安排。悲剧总是比喜剧有令人更唏嘘的东西,《理发师陶德》仅凭这点,便可以称之为经典。
但这样的故事,是否一定要披上音乐的外衣?处理成音乐剧,有利有弊。对我来说,我还能细细品读那些歌中所唱,也懂得音乐对于情节贯穿的巧妙,但对于一些年轻人,是否会在电影院里因为这些音乐而感觉困意呢?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