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竹的一生

听说竹子开花便是其生命的终结,而我却见文竹生生地枯去,只留下一节节的黄茎,留在狭小的盆里,周围落下的是它细细的叶儿。这与身边郁郁葱葱的绿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或为大煞风景的缘故,剪去了那些远离的生命。而盆中的文竹却越来越显憔悴了。
已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将它从花木市场买来,概是新房住进不久吧!妻喜欢高大的树木,我却喜欢娇小的文竹。没有深深的土壤,看似高大的那盆树不久便夭折了,仅留下了花盆还放在杂物间,树已经损了根、黄了叶。或许,居室不该是它的所属,它应该属于广阔的天空、明朗的阳光、充沛的水土。连带的几盆仙人掌之类也死了,死的时候,一切都变黄了。人说这是一种顽强的植物,在惬意的环境中,恰恰让它无法适应,它本该在烈日之中的,而屋内似乎又太凉爽了。
唯有那娇弱的文竹。眼见着一根根地黄去,便将它拿到了窗台,希望自然的雨露能给它生命的力量。没多久,妻说,文竹抽芽了。我也只希望残留的那些绿叶不要枯萎就是,能残喘到秋天来时已是奢望,却不想又有了新生命。那新芽从铺着石子的泥土里出来,既不是老根的延续,也不是旧根的旁支。它几乎就是凭空的破土而出。
在婀娜的枝叶下,它的根部又有怎样的生命奇迹?抑或是那一天的一颗种子落在了狭小的盆子里,在穿过石子,落入泥土中生根发芽了?
它是多么的娇弱,风一吹便会晃倒,但它总是有那么长的蔓,不住地向外伸展着,直到无法吸收营养的尽头。它或会在一夜之间铺满了满满一簇的绿色,让人惊诧它那无比华丽的生命。
在很久前的那个冬天,母亲说起家里的一盆文竹死了,扔在了我无法找寻的地方。现在回想,也许那些满是枯黄的枝叶,只是它蛰伏的生存状态,只是它为来年的新生而铺下的肥料,但我们都没有耐心等到它复苏的那天。
而今,我想,文竹不是柔弱的,冠以竹的名字,它不仅竹是体型上的缩影,更继承了竹的顽强的生命力。在一簇绿意中,应该等看到它开出炫丽的花的时候,才可以定义,这便是文竹的一生。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