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故乡

岁岁清明,总有太多的相似之处,依旧是那些青草桃花,在愈发狭小的泥土里,散着春天的气息。清明时节雨纷纷的形容或许不曾如此急急,但零星的几点落雨,衬着更加阴沉的天。衣着单薄,顶着寒风,一个人去祭拜祖坟。
依旧愧疚自己并未如此的孝顺阿太,直到自己有这么大,直到要隔着阴阳去祈祷的时候,我忽然觉得,人生太多的匆促,留不下更多的遗憾。对于尚活着的亲人,是否该珍惜些什么呢?
故乡已经不是儿时的故乡了,稀稀落落的旧坟依旧孤零零地见证着风雨沧桑,更多的人选择了离家,开创全心的天地,留守着的也只是如婆婆般等待命运的孤老之人。听说旧坟都要被工业的巨爪掀去,那到最后,这故乡留给我们的记忆又会有什么呢?河流已经污浊,泥路已经僵硬成水泥,百年的巨树也早成了家居的牺牲品,至于邻居,却是一些陌生的外地人。当交通便捷,工具飞快,故乡近在咫尺的时候,我们却只能借清明祭祖这样的理由回去看一趟,看这物不是人已非的故乡,却发现自己离故乡的距离已经很远很远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