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冷且阴霾

希望永久的晴天,或许对于袁同学的心情会有所帮助,但发她的短信已如石沉大海,她母亲似乎也有些绝望,没再给我回复。也许是我太过积极,也许安静的生活才是更快恢复的手段。还有一封信留在抽屉里,也许不能再发挥些什么作用了。毕竟一切的问题皆在自身的豁然。
阴冷的天是伤感的最好理由。
早上,很早,比预先的闹钟响还要早,妈打电话过来,说双双可能发烧,两人慌忙起来。家里,憔悴的母亲还在哄着孩子,看她泪眼汪汪的样子,真让人心疼。比上几天会哭闹多了,妈说昨晚没什么睡好的,睡得满身是汗,衣服换了,拉了两回,比较不正常。我赶着上早自修,只能忐忑不安地去学校。
中途的课,成同学晚来,我听敲门声,以为是袁同学回来了,那本是高兴的,却不是,报以一声长叹,继续上我赖以打发时间的课。
本来两节课回来是多么的幸福,我又怎么能在办公室安心得下,请了早假回家了。我先担心的是母亲。因为她应该是整晚没睡的。我该愧疚太多,为我的20多年煎熬,换来的却是再为双双成长而付出的艰辛。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真正享福呢?
所以,我不应该犹豫,晚上即使再辛苦,也要把双双带回家去。一夜的安睡,对母亲来说是莫大的轻松;一夜的辛苦,对我来说,算得了什么呢?
下午抱双双到两点多,自己迷迷糊糊地睡了又醒,双双也是阵醒,若有所失地哭泣,本来是哭闹,从没见过掉泪的她,今天的她必是感到生病的苦痛了,总是噙着泪水,湿了睫毛,好生可怜。
赶去学校,却见课表上还有一节久违的阅览课,这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我真是要把它废了。去的人不曾认真看些语文相关的,还有些留在教室做自修的安排。那就准备一些阅读性质的练习题好了,散文的,人文的,语文的,必胜过无聊的阅览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