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逛街

很久没去外头走走了,因为天气的缘故,也因为双双的缘故。今晚却突发出去了一下, 找了一个空闲。
我们是跑着过去的,天气太冷,慢慢地步行并不是一件惬意的事,或许也可以减少一些永赞身上多余的脂肪。我们没再留心周围的太多,已经是稀落的摊头三三两两地还留守着,为着生活的维持,却依旧坚持在寒风与细雨中,路灯的光芒昏黄的令人寒栗,江南的冬天总是那么的难以招人喜欢,唯有期盼的许久未至的大雪才是年末最美的守望。
油煎的食品并不是那么的健康,但似乎又是那么的可口。一对老夫妻做着这样的生意,简单的工具,微微的煤气之焰,让他们感到的是怎般的温暖,也许一个晚上的收获甚微,但并不是所有的老人都能享受国家的救济,他们唯有自己寻找微末的出路,也许他们应该在温暖的家里看看电视,或早早地钻进被窝,有不是去忍受寒风的煎熬。
倒是旁边的报刊亭还能在近乎封闭的空间中等待稀客的光顾,主人看着电视打发无聊的时光,如果换是我,我应该会在枯燥的夜晚中徜徉在这一片书海里,也许远比要在外头的老夫妻好很多。曾经有一个赌注,说让一个人呆在满是书的房间里过20年,就让他拥有无尽的财富。我是否也希望有这样的机会呢?20年的生命去争取多少的财富呢?包括物质的和精神的。我不愿回头近30年的人生,因为我还没到回忆过往的年龄,如果一个人已经在回忆过去了,那么这个人便真的老了。
而同样的一个晚上,为什么会有不同的生活呢?
我们出来是去买奶茶的,一间小小的店铺,有个吧台模样的柜台,其实只是柜台,因为前头有两把转椅,便似乎带上了吧台的气息,里面是老板和打工的青年,就两个人,生意也不是很忙,但也不冷清,和我们同时进来的还有几些人,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吸引着顾客的来临,奶茶对我来说并不是很好喝,而说起奶茶,总会让人想起《老娘舅》里阿庆的那句经典台词:“珍珠奶茶真好喝!”或许对此不甚感兴趣的我的确品尝不出奶茶的美味吧!但不管是阿庆还是这两个做这般生意的人,都是为了某些或有或无的意义而努力着。
温馨的奶茶铺如此,外头顶着寒风乘着夜色做小本生意的人如此。我又想起城管的飞扬跋扈,在学校门口卖糖葫芦不容易,卖烤番薯也不容易,如果城管不让他们做这样的正当生意,至少给他们一个维生的方式。当面对乞丐的时候,我们或许会麻木,或许会同情,或许会驱逐,但我们面对那些用自己的时间与双手在努力奋斗的人更抱以一种敬畏。
平淡的生活演绎的是生活的真谛。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