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旅行

梦想什么时候能再去外面走走,老婆在家也呆了很久了,记得以前她好像比较喜欢出去的。一个人在金华忽然有了这样的念头。有人过誉我的那篇文章,不如就把它搬到这里来吧!
诗化的历史
——“五一”三日游小感
散尽了六朝古都的繁华,金陵城尚在不停地向现代化迈进,而诸多的绿化却成了交通的障碍。我们的大巴闪避着两旁的梧桐,缓缓地驶上了中山陵。对于近代的中国,我似乎提不起太大的兴趣,民国虽然已经百年,但总感觉没有历史的厚重沉淀。而对于中山先生,那种为国为民、天下为公的精神,却值得深深为之鞠躬。中山陵是建于高山的一座陵园,没能见到总统的遗容,只是一座没有生命的雕像。但即使是遗容,又何尝让人闻到生命的气息呢?望着远山和长青的古树,只有它们才目睹着历史的变迁和瞻仰的人们匆忙的身影。我想起那句“青山有幸埋忠骨”的话,如果中山先生有灵,也当宽慰了,至少,他的“三民主义”的理想已经实现的差不多了。
月上柳梢,秦淮河荡漾在无边的月色中,没有商女的后庭花,没有丝竹,只闻都市的喧嚣。仿古的建筑披上了霓虹的艳丽,夫子庙大街林立的是各色的商铺,除了瞻园。瞻园的亭台楼阁依旧,花草树木依旧,但那对岸的舞榭歌台只是揽客的风景,铮铮的古音消不去商业的气息。游客们络绎不绝,稍不留心便在这曲折纡回的皇家园林迷失,我依旧记得少时候是如何在上海的豫园被峰回路转的假山之类搞得摸不到北的。在回宾馆的路上,看到了古城墙,也许只有这段历史的残缺才有一种惊心动魄的震撼,告诉我,金陵就是那个三国纷纭时代的建业城。
在雨花台,在总统府,只有昨天的气息,让我依稀看到解放军攻陷南京,将青天白日旗用红旗取代的场景。我希望在扬州看到的是许久年前的那辞别黄鹤楼、孤帆下扬州的李白,听到清角吹寒的姜夔,和望着十里烽火扬州的辛弃疾,但扬州亦如金陵一般,在现代化的建设中,笼罩着轰鸣和尘沙。美丽的瘦西湖,也许是梦回江南的地方,在杭州的惊鸿一瞥中,我看到了它的柔美。同样的,瘦西湖中才有那么一点自然的气息,但仅此而已了。关于历史,是隋炀帝的廿四桥吗?其实瘦西湖的桥没有一座是惊艳绝俗的,只是有了杜牧的灵笔,在“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的叹惋中,才让没有生命的跨立了数千年的桥突然成了一座座的虹龙。暮春的湖畔,开满了芍药,我倒更喜欢将它们称之为红药,只因为那慢词里唱着的感伤:“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导游们很少提起姜夔,也许名气并没有杜牧来得大的缘故罢!
但到了一江之隔的镇江北固山,就绝不该不提和苏轼齐名的爱国词人。在北固亭,辛弃疾写了两首词,一首是“生子当如孙仲谋”的“南乡子”,一首是“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永遇乐”。在这镇江最高的山上,的确可以看到滚滚长江东逝水,只是可惜,当我们登高远眺的时候,却被雾气遮迷了视线。我们只能遥想当年,刘备在甘露寺的政治婚姻,稼轩北望中原的壮志难酬。也许也只有山水之间,才能看到一份不褪色的历史。
它们稍微屏蔽了现代商业的侵袭,在它们身上,我们能更多的穿透历史,和古人对话。至于梦里的古城,已经彻底被眼前的所见打破了。我真正地感受到向乌镇、周庄之类能把历史保留下来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刘禹锡曾感叹石头城“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姜夔则对维扬有“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的感慨,不管这么样,都是物是人非的悲怆。而我,当我怀揣着这些古人的诗词,去寻找一份古香的时候,却失望了不少。时过境迁,物不是当年的物了,人更不是当年的人了,硬的碑文勒石上,想找回历史是不可能了。
唯有槛外长江自东流,白云千载空悠悠。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