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

我不知道双双会在什么时候将我吵醒,即使是睡在隔壁,她那愈发响亮的哭声也能够穿越整个房间。我不知道是不是依赖造成了她这般的爱哭,但当初想抱她一辈子在怀里的感觉,又怎是现在这般脾性的缘故呢?宝宝在这个时候总该是这个样子的吧。所以便期望满月过后的日子了,能够让彼此都得到些安静。特别是老婆,甚至抱怨这二十天的不得安睡了。我又有多少能力请一辈子的月嫂呢?
我根本就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哭,即使吃饱了奶也是这副德行,听音乐已经不管用了,言语的训斥只会越发吵闹,她又怎么听得懂呢?只能抱着她在房间里转,自己也咿咿呀呀地哼不成模样的调子,但闭了眼放下又惊醒了。她或许很喜欢和大人开玩笑吧!
人生是一段不变的承诺,但有时山盟海誓或会变成一句玩笑。今天晚上的婚礼,夹杂着初冬时的细雨,却有好几户人家选择了这个时候。单身的同事喝了很多,也许伤感于未得的爱情,蹒跚走步的孩子的母亲看到孩子走过的希望,初婚的男女享受着富丽堂皇,我的心中也有双双的美好。当婚礼开始,宣誓一辈子相爱的仪式的时候,我记得自己也曾在领结婚证的时候说过这样的话。富贵固然不离不弃,但我不知道在贫困来临时,还有多少人能守着这样的誓言,还有多少人能用精神的眼光打量着这个未来?
所以我很少发誓什么,未来的生活无法估计,未来的人心不是三言两语。我只能说,与子携手,步步相依。
为了双双……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