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过半个奉化来奶你

妻子给丈人买的两条裤子是加绒的,冬天穿一定很温暖,做父亲的也欣慰有个暖心的女儿吧。然而选的尺码太小了,要去换货,我说就我去吧,毕竟妻子在单位回不来。我也觉得没太多必要枯坐办公室,便告假骑自行车回家。风有点大,也有点冷,骑车显得吃力。回家问妈有没有皮尺,妈说去三零八找找吧,我便在那里找到了皮尺。然后骑上摩托车,穿过隧道,遇到些放学回家的孩子,没有护脸的面罩,感觉冬天愈加严酷了。冒着严寒的我遇到了丈人,简单的交代我来的目的,并为他量好了正确的尺寸,随后就去看别墅里的外婆。外婆我是多久没来看你了啊,我感到有些愧疚了,好像把她托付给大姨,自己就可以无所挂怀了,时间和距离也容易让人忘记本应尽的孝情。问起外婆的现况,她说不是很好,又是牙齿痛,然而头脑总是很清晰。其余的话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保姆给我倒了杯茶,我借此取暖一下。我想大姨家难道离我们家太远我才忽略了看望外婆?我并不像对爷爷奶奶一样看待外婆,去看望的频率实在是太低了。每次去爷爷奶奶家是一种温暖的幸福,而去看外婆总背着些感伤。我特别容易感怀外婆的苍老,虽然他们都差不多大。眼见着天越来越冷,对老人们总是一种考验,有多少孩子能漂洋过海来看你?出来时遇到了小舅,他在大姨厂上班,我想他也可以抽空去看望自己的母亲的,这让我些许欣慰。还有值得欣慰的是表弟的两个孩子这时候放学回家了,孩子的热闹总能打发老人的无聊,所谓含饴弄孙不就如此吗。我顺带了一双恕恕穿下的棉鞋带给对对,除此我只能走了。继续骑行找快递公司,骑到县江桥附近,印象中顺丰快递应该在那里,然而我怎么也找不到了,大概是搬走了吧。我该再骑半个奉化去找新的快递公司了。还没拿出手机来搜索,就发现一辆圆通快递车停在路边。很快,快递小哥就出来了,我问他寄不寄快递,这是废话,他给我一张快递单,我填好了单子,他收了我十八元快递费,因为寄到河北,费用有点高了,超出了我的想象,但也只能这样了。好了,任务算是完成了,虽然冒着严寒骑行了半个奉化。更多的得到是看望了外婆,安慰了自己的良心。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