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不能停

一直在担心网站评论头像显示问题,虽然到访网站并留下评论的极为少数,但追求完美的我还是放心不下它,只能怪墙国的屏蔽能力了,然而这不也是我这个强迫症患者的症状表达吗?不停地用自己的设备和别人的设备测试,还妄图追求一劳永逸的永恒,我该如何面对它有可能的再次失去呢?算了吧,不要把问题想得太久远了。
天气愈发的寒冷,都到了零度左右,每天骑摩托车上下班也感到冰冷刺骨,还是花点钱买些御寒设备吧,有面罩,有护膝,有手套,再加上厚厚的羽绒服,应该可以抵御这南方的冷了。然而每天总感觉睡不够,从床上起来是件多么痛苦的事啊。但是要带双双上学,我也只能挺着起来。末了,早早地到学校干坐着,等待着中午的午睡时间快点到来。每天就是这样的循环,怕有什么变数,有无聊于这样的现实。有时候只有对对才能稍微给我欣慰。
早上想去配药了,氟西汀和奥氮平已经不多了,也好久没有去问过医生,要不要减量,我觉得吃不吃药都无关紧要,关键还是心态,没有事情来打扰我我就安心,一有事情打扰我我就担心。但药多少还是有辅助效果的,我便去了安康医院,然而去的太早,保安告诉我,要再一个小时才能门诊。我不想去学校,因为再来就比较远了,还是先回家去吧。回家看到对对刚刚起来,在床上好生可爱。我出去散步来打发时间,绕了小区两圈,初升的阳光是无力的,照在人身上都不是那么温暖,何况到处都有阴影,然而天气的寒冷还在我的承受范围里,等我走完两圈,也就等到医院上班了。我本想配两个月的药,都已经开好单子了,取药的负责人却告诉我超出医保限量,要我重新开处方配药,我又走了一遍程序,幸亏安康医院看病配药的人并不多,我也没等多长时间。那些年老的年轻的几乎都是晚上睡不好,像我这样的抑郁症强迫症社交恐惧症患者已不多见了。医生也没有询问我的病情,我想她问了也无济于事,毕竟心理的病总要心药去解,然而心药难寻,去日苦多。
打一些无聊的文字,告慰无聊的人生。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