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料皇榜中状元

如果天气晴好,我就会在晚饭后带对对去散步,他坐在推车里,我推着他绕过春晖公园,遇见散步的人,遇见锻炼身体的人,遇见做广场舞的人。然后我会转他到长岭公园,那里有打太极拳的几个人,都认识了对对这个宝宝,对对所会做的意见,就是招手和他们再见。他会在公园的石砖路上快走几回。然后我带他在另一处广场舞的阿姨面前停留几分钟,让对对欣赏一下音乐,然后就带他回去。去的时候他也会主动和个别人招手再见。
每天这样的行程几乎不变,只要不遇到下雨,只要天不是那么的寒冷,我带他到天荒地老。日子一天天过去,对对也会一天天长大。那些相伴的人会有多少的长久相随?岁月带过了春夏秋冬,感慨孩子长得飞快,不料自己也在慢慢老去。
上面的这首音乐是我在公园里听到的广场舞音乐之一,原来是黄梅戏《女驸马》的一首插曲,感觉蛮好听的,就把它放上来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