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跑宁海

我知道自己的郁抑症与强迫症又犯了,明明还有五年的时间和机会摆在我的面前,我却操心过头。我也把哈克给弄烦了,我只能不住地道歉,今天竟然想到去宁海他公司亲自上门要求解决。原以为散步能解决心烦,但散步后心空落落的,便告假出去了。回家开了摩托车去水果店买了香蕉苹果,想作为礼物送给哈克,然后赶去汽车站,买了去宁海的车票。上了车才收到张力网络的信息,说哈克在宁波,我去宁海是碰不到他的,但张力网络说他可以帮我对接,反正下午也无聊,就上车去碰碰运气吧。我通过地图发现,用不到乘到宁海终点站,我在梅林半路下车,又靠地图导航了一番,很不容易才找到公司。那个张力网络居然是公司老总,他接待了我,向我陈述了情况,表示需要耐心客气与红包才能让哈克抽时间弄我的事。的确,他们都没我这么闲,没我这么操心小事,我以为张总能有权限帮我,结果他只给了我交流的方式方法,最终还是要指望哈克。我也只能客气地表示感谢与告辞,把水果送给了他,我再拿这么重的水果去也太不好意思了。走到公交车站,等回奉化的中巴车,结果来的都是宁海城间公交。眼看天渐渐暗下来,看样子是等不到中巴车了,叫了滴滴,司机嫌太远没过来,最后来了一辆黑车,谈好了回奉化的价钱,就上路了。也跟司机闲聊了几句,家里有孩子等着吃饭,司机赚钱顾不上,让孩子自己外卖,我忽然也同情开黑车的不容易了。他一路开得很谨慎,绝不超速,因为一超速就意味着他要白忙了。我不也是白跑了一趟宁海?兴匆匆地赶到车站寄放摩托车的地方,跨上它飞驰回家,因为六点半还要带双双去排练。天冷的很快,摩托车开着让人发抖。带双双到四幼,自己又回家吃饭,吃完饭又赶去接双双,再到四幼时,他们刚好排练完。我发了两百元红包给哈克,以表示歉意和他的辛苦,这是张总教我的,我的心也有点宽了,至于他收或不收是另一回事了。我究竟有没有白跑宁海呢?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