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惊一场

18 | 02 | 2018

永赞电话打来,说家里钥匙打不开了,怕是进贼。我连忙丢下对对从姑姑家赶来,用自己的钥匙也打不开,就是插不进锁芯,大家都认为锁被贼动了手脚。妖妖灵电话已经打过,给了开锁师傅的电话。我打过去,他在应酬,让他急忙过来。在等待的过程中,爸又念叨我们的不小心,没有反锁门,被永赞怒怼,我在一旁表示无语。我已经想过最坏的结果,对我而言,钱财的损失似乎伤害不了我太多了。有时候逆心事太多,再多一点不顺也无所谓了。
等来了开锁师傅,他用硬卡纸塞进门缝,上下拉动,不一会那锁就被打开了,这就是不上二层保险的快捷,小偷大概也能这么快不破门而入。我们赶紧进房,家里没有翻动的痕迹,永赞收集的两万多钱还在抽屉里,保险箱也没有打开过。这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虽然最后开锁配锁钥匙花费了六百元。
通过这次略带惊心的经历,妈说腿都软了,我又学会了一些东西,如何处变不惊,如何防患未然。庆幸过年过得还算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