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初五了

20 | 02 | 2018

今天初五,接财神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如果不是因为财产的差距,也不会有眼红嫉妒。我大概也能宽心地面对现实。然而现实的不如意不多是因为钱财的出入么?人家过年去日本了,我和双双窝在家里,还不是舍不得那昂贵的车票机票,如果我有一掷千金的气魄,我也不会空然叹息了。
往年去江口叔叔家总会下午的时候去爬一下塔山,今年却是不得实现了。因为中雨,再加上对对有午睡的习惯,我们吃好中饭又回来了。一直午睡到四点钟,然后再赶去江口吃晚饭。表弟的女朋友也带来了,前后第三任了,这次应该算成了吧。对此,大家又有评头论足的资本了。长得好看不好看,长得像谁,眉毛鼻子如何,身材怎样,这些大家都会私下聊起。姑丈没来吃晚饭,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雨下得有点冷,我不时感到无聊无趣,唯有躺在床上才感觉好受些;或者等天晴的时候出去散散步散散心。很恐惧看朋友圈的内容,深怕别人丰富的生活打扰了自己的平静。然而又想,他们的幸福关我何事呢?
眼见着初五也过了,离上班也没几天了,终于不能睡懒觉了,终于不能陪对对睡午觉到四点了。我的恐惧莫名。过年算是结束了,没走几家亲戚,没有近郊更没有远足,别人的足迹遍天涯,自己就在邻近的两幢楼。过年算什么啊?自己都又老了一岁了。新春没有带来快乐的气息,越来越对新年不抱兴趣了。反倒是那些妇人们一如既往地辛苦,留给男人们享受一桌的美食。亲戚走动也少了,年老的一辈在渐渐凋零,年轻的一辈都流行旅游过年。年味渐少,不如早点结束。
明年是否也像有钱人一样,去一趟旅游过节?然而我对今天的财神并不那么恭敬,财神会庇佑我吗?这一年又该怎么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