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祭奠而已

28 | 02 | 2018

网上对《芳华》的评论很多,我也粗粗看了一点。芬芳的年华只属于那些幸福的人,当时他们的出身决定了他们的幸福指数,对于被污蔑被侮辱的刘峰和何小萍来讲,青春是不堪回首的苦痛。然而他们的遭遇似乎离我太远,我还没被深深触动,电影就结束了。我们不知道刘峰跑车的辛苦,也不知道何小萍是怎样克服精神疾病和孤独,只知道这场中越战争略带的残酷。然而电影总是用舞蹈和音乐来渲染时代的美好和领袖的伟大,从主题上来讲,少了个体生命的负重感。我们不能从人性的角度再去评价林丁丁陈灿他们,是时代的政治面貌影响了他们为人处世的哲学。
文工团的消亡带着战士们别离的歌,然而结局早已被写好。让幸福的更加幸福,让不幸的更加不幸,这样的马太效应是新时代的阵痛,也是刘峰何小萍的阵痛。那里的青春没有好人好报的因果,只有荒唐可笑侮辱欺凌。
大家都在逃离,何小萍逃离家庭至逃离文工团,刘峰为了爱情逃离进修,林丁丁逃离这个她并不待见的国家,陈灿逃离小号奔向金钱。有些人心总会被时代腐蚀,就像林丁丁的污蔑,而有些人恪守着人性最初的美好。
电影并没有大是大非的批判,它也不是反思文革反思战争的作品,对于这些话题,大概是影片需要审查注意的地方。只是在这个大时代的背景下,一群平凡人的青春是怎样过来的。留给我没有伤痛和感动。想必当时我从影院走出,也不会太唏嘘什么,大概我已无动于衷于生老病死。
我也曾常常悼念自己的青春,虽然我还不曾老去,我知道我和剧中的人物一样,仅仅是被时代裹挟着的一群凡人,经历了青春年华后,会安静地屈服生活。曾看到评论说,那些文工团出来的姑娘都老成了跳广场舞的大妈,她们无外乎在无聊的晚年生活中一遍遍地咀嚼青春的美好。她们都是慈眉善目的,我爱不起哪一个人,更恨不起哪一个人,即使我知道她们曾经侮辱了谁又伤害了谁。
所有的苦难都会随时间流逝,或者跳离空间,或者寄寓岁月。战友们牺牲了都没感情了,刘峰生活的艰辛也会渐渐被何小萍用相濡以沫的方式抹平。回首青春,他们可以自豪地说起那些欢声笑语的文工团生活和战火纷飞的峥嵘岁月。
《芳华》是一场青春的祭奠,除此还留下些怎样的人性思考和时代叩问呢?我想我要好好去搜索一下有关中越战争和文工团的资料了,那是一场怎样的战争,文工团又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呢?
除了同情来表达自己廉价的善良,再无其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