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的念头

12 | 03 | 2018

我真是担不了任何的心啊,为了一个小小的公安备案,我已经把幸福的周末给荒废了。眼见着对对双双快乐的样子,我却快乐不起来。我明明知道这是庸人自扰,但糟糕的念头却怎么也挥之不去。妻子见我抑郁的样子,问我为什么,我如实回答,但她能帮我什么呢?我拿船到桥头自然直,顺其自然来安慰自己,但想着想着,念头又歪了。担心着审核究竟什么时候能通过,会不会面审我,本来无事的周末,又徒然生出了这么个事端。我连觉都睡不好了。散步去吧,只见散步让我腿软,心情却没有改观,现在提不起兴致做任何事情,除非这个审核立马让我通过了,但我也知道这不现实。网上说快则一两天,慢则一个月,或有一周的说法,不管怎么样,总要在这几天备受煎熬了。我跳不出去自己给自己设的牢笼。又是谁可以救我于水火?只有靠自己不断改变的想法。眼见着上班了,但那种积极性全然不见了,早上起来想着中午午睡,午睡醒来想着晚上睡觉。大概只有睡觉才能让我度过煎熬的时光。
在这春暖花开的季节,我却打不开心结。想想网站有那么重要吗,但它是我的精神寄托啊!那是除了家人之外重要的东西了。明知我不会失去它,但我担心我会失去它。这是怎样的病症才会有这么荒唐的想法啊!我算是服了自己了,但谁能理解我煎熬的内心呢?
只有焦急的等待,在等待中憔悴自己。连药物都起不了作用了,我大概是快要到崩溃的边缘了。我的意志还在吗?散步还有用吗?我是不是该放下该死的念头了呢?

历史今日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