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珍视明

三十七岁的伊布还在驰骋绿茵场,三十八岁的我早已大腹便便。人与人总是不能相比的,我怎么能跟字母罗相提并论呢?还是追求个人的小确幸吧。
清明两天并没有什么作为,连扫墓都没有去。让日子平凡的不再平凡,枯燥的再难枯燥。为了双双的视力,我已经忐忑不安,今天早上起来去医院,才八点出头,眼科门诊就人山人海,轮到双双快九点了,还是要常规检查。九点半我要验卷,让双双自己一个人待在门诊。我匆匆来回,最后医生给了两条建议,一是戴普通的近视眼镜,二是戴矫正片。普通的近视眼镜难保她的视力会深起来,矫正片听说有效果,但要经过试戴测试,每星期的复查,而且价格昂贵,一副要五千多,双双一只右眼也要两千多。我和妻子通话商量,最后决定听凭双双的视力,做做眼保健操,滴滴眼药水就算了。我也省得麻烦,乐意听她做这样的建议。
然后带双双再回学校,学校森严,因为正在进行学考和选考。碰到了吓傻同学,他拎着公文包,原来是领队,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我这个曾经的老师已经沦落成仓库管理员负责打杂了。我和双双在操场转了一圈,虽然有阳光,但风好大,吹着也冷,就躲回办公室了。我调试了一下网页的侧边栏,依旧没有找到完美的方案,还是将就着展示。中饭在食堂,不允许刷卡,只能凭就餐券,我就打了一份菜,和双双拼着吃。双双倒不挑食了,我们进行了一次光盘行动,其间碰到了双双的语文老师,打了招呼,各自吃饭。
带双双回一零六,让她自己打发下午的时光,我去三零八继续自己的午睡事业。沉沉睡去,直到两点半起床,换了薄棉袄,才挡住忽冷的天。骑自行车到学校进行验卷工作,只要检查一组,而且考场只有三人的一组。弄完回到办公室,又调试了一下网页才回家。
给双双网上买了珍视明,希望会有点用。到家的时候对对刚醒,带他去公园散步,感冒了,直流鼻涕,忘带纸巾了,真是尴尬。早早回家,等待晚饭。
全是唠叨,全是唠叨,全是唠叨,毫无意义的废话也要连说三遍。
图文无涉。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