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路奉化中学存记

工作至今的十余年,一直在这里,半个月后人去楼空,不再有朗朗书声,不再有少年奔跑。 我翻出沉静许久的相机,拍几张没有代表性…

无畏的小黄鸭

它微笑着面对你,无论天晴或下雨,无论白天或黑夜。作为儿时澡盆里的玩具,现在却成了成年人的时尚文化。我也跟风一把,虽然它放…

河头路房屋倒塌

母亲在微信上上传了一张图片附上了音频,才知道我们原本住过的河头路的房子突然倒塌了。也就才二十年的房子,两年前被划为危房,…

西城回忆杀

我也是在朋友圈才知道他们又要来上海开巡回演唱会,这已经是来上海的第三次了。那年她刚高考结束,他只身一人坐在遥远的看台,用…

值周办公室已沉沦

值周办公室已沉沦

或许我还没有被边缘化,他们找我去监考,他们又找我去值周。我想不起最近一次的值周是什么时候,仿佛已经过去了几百年,但我依旧…

老大哥在看着你

今天端午,食堂中饭的时候每人发两个粽子,我拿回家了。工作餐吃得不多,因为早上吃了美味的拉面。兴冲冲跑到阶梯教室报到,在考…

又是一年毕业季

操场入口铺设了红地毯,拱门上是成人礼的文字,旁边就是器材室,我躺在那边看着手机。然后看到一群群学生穿着奉中的文化衫来了,…

听早教讲座

没有一个双休日可以好好睡懒觉,星期六陪对对去早教,虽然后来带他进去学习的是母亲,但我也在外头等了两节课。星期天起来去华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