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带钢笔的知识分子

实在,以我的学识配不上知识分子的称谓,以我的文字也没必要随带钢笔,但世道如此,有点文化便可称知识分子,没有墨水带支金笔也可显得文雅非凡。
那是一支淘宝上买来的百元怀旧钢笔,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库存“英雄”,这商标给人的气魄远大于钢笔在身的尊贵。而这是一个打字代替手写的年代,它既不配我的身份也无甚大用,所以多在包里,只偶尔做写便条的辅助。
所谓的知识分子,当它泛化时,我等教师也便属于其中了,特别是戴着高度近视眼镜的。期末又临近了,奖金也快发完了,然而身上的钱去得很快,便想着如何投资了。比如买金条是不错的选择,至少它不会像软妹币贬值快速,瞧它的购买力是不应该存于银行而不想脱手的。至于购房,现在的房地产是一般子民难以消费得起的,而海外置产倒是不错,听说斯里兰卡的房价特便宜,但真不知道是外乡好呢,还是老家好。有一天想回去也困难的时候,我就没能孝敬父母长辈了。连上海深圳都不会常来,更不用说外国了。温柔乡里乐不思蜀太正常不过了。
但投资金条是不是不够安全?听说抄家总是抄这些实在的货色的,消费完眼前的钱财是不是一种豁达的表现?我生存过来的三十多年,这个国家尚是风平浪静,没有六七十年代的动荡,但六四的偶然也非不可能。民怨虽未沸腾,但已经蠢蠢欲动了。基尼指数过高,仇恨值就越高。虽然没有了年货与年夜饭,但收入还是那么点,这省下的钱何时惠及我们?财富集中在某些人身上,贪腐现象又无从根绝,中央的决心也只是打打太极,装装样子,杀几只小鸡却儆不了猴子,更不用说势力强大的老虎狮子。感谢纪铁宁同志给我们送来了慰问,而上头的组织依旧保持惯有的沉默。我们却愧怍于不能违反纪律向他订阅资料,那些利益早已被某些组织给独家经营了。纪铁宁同志给我们送年货了。
生活在现实中才会体会到它的冷暖,所以我是坚决要在星期二自己烧菜做饭,体会劳苦百姓维持生存的艰辛,体会母亲为这个家庭付出的不易。只是顽固的男人总在自大中一次次被人蔑视,认为自己在外赚些小钱就很了不起,其实真正伟大的是让家庭变得温馨的那些女子。上街买菜庸俗吗?但这是生活的基础和本真,我们没有理由去轻视任何一个人,人格上的平等是必须的,尊重也是起码的。虽然我带了支钢笔,虽然我被人称为知识分子,但我有太多需要学习。为几毛钱讨价还价,心疼于没必要的浪费,他们说我们是勤劳勇敢善良朴素的民族,但又有谁不是勤劳勇敢善良朴素的民族呢?那些本不应冠以美德的词汇是属于正常地生存在这个人间的大众的。没有一个知识分子可以优越地存在,不管你带着怎样的钢笔。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2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