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晴朗,岁月静好

只是很久没去外婆家了,便觉得有些愧疚。本打算骑自行车过去,而上午断断续续地踢了球,有些累;天气也热,便回家洗澡了一下,打算午休弥补早起的缺憾,无奈睡不踏实,便起来晒好了衣服。这么好的天气是不能委屈那些久积的衣物的,虽是初春,却没有了春寒料峭,反倒增了燥热,有点近于酷暑了。太阳毫不吝惜地散发着它的光和热,这个尚处生命中期的星体恰如年青人的激情。而外公外婆却不再年轻如当初了。
那时外婆刚在午睡,其实已经两点多了,我似乎是吵醒了她,她木木缓缓地过来给我开门。外公不在,我便去老年协会找他。他在那边看电视,不少老人都在看。里面是几桌麻将,无聊的村人总要用些方式来打发无聊的时光。外公以前是很喜欢麻将的,现在也只能看看,甚至都没有看的兴趣了。我是奉外婆之命来推外公回去的,但外公觉得还早,便在那里又逗留了一会儿。推回来下台阶,很多人都会帮忙,这是对老者的敬重也说明外公一直来的人望。中途我问他要不要吃葱油饼,便买了几个。回去外婆和外公各吃了一个,虽然外婆的心理并不乐观,但饮食无误,外公也是,至少让人能宽心许多。没有太多的话题,只能多找些话题聊聊。小舅自己去叉麻将了,毕竟不可能让他一直在父母身边形影不离,饭菜也是外婆动手的,听她说是早上起来到村口去买菜。老人吃得比较随便,倒是要照顾小舅喝酒下饭,料他也是不会帮厨的。但外婆能做家务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只是她常坐着傻想,我是建议她去外面走走,耶稣堂她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是不能合群的;我就叫她推外公去外面,外公也说明天让外婆去老年协会,但愿她午睡后会去吧,就像爷爷那富有规律的生活。于是便谈及爷爷奶奶的生活状况,我认为外公外婆也是无需担心什么的,母亲会照顾他们很好,大阿姨会提供经济支持,两个舅舅也能尽心。做外孙的偶尔来一趟,对得起自己,也能稍微给他们点安慰。
而外婆坐着总显得局促,似乎紧张而手足无措,有时又坐立不安,进进出出。也不知道什么招呼我这个所谓的客人,总让我留下来吃晚饭,我说等下次妈来的时候,带双双一起过来吃饭,她觉得也只能这样了。脸色潮红,也不知道是不是天热的缘故,但步履蹒跚掩不住的老态龙钟。确实,外婆也八十了,只是变化的太快。只记得外婆做出来的饭菜总是可口的,所以孩子们总喜欢去外婆家玩。门外河边捕小鱼,庭前野炊。如今这河虽弄了新的堤坝,这水却分明不是那水了,甚至肮脏的令人不堪。也常常去楼上游戏,玩玩牌叉麻将什么的,而今都空着了,外公早已不能上楼,床都搬到了下面。而我看见楼上还晒着几些衣服,也许外婆还可以上楼做事吧。庭前的简易盆栽种着青菜和葱,也不知道是观赏还是食用,但分明不如当初的繁多艳丽了,只希望外婆还有心情去打点这些。
外公和外婆更多的是相对无言,默默地坐着,相濡以沫地过着一天又一天。午后的阳光渐渐收敛,温暖地舒心无比。岁月是如此的静谧,老人们在斜阳下彼此相扶相依,也许这种温情便是幸福。
我终是没有多停留,也愧疚于自己不能常伴左右,只能用偶尔的探望去稍稍宽慰自己,然而看到他们身体还算安好,便觉得这春日的晴天更美好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