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泪水

偶然间发觉他们都已到耄耋之年,仿佛某一时段的跨越真是弹指一挥间,而有时却又是如此的漫长无奈。比如外公,儿女们都非不孝,但他的拖累成为埋怨后,大家都有念他早死的可怕想法了,特别是给外婆的伤害。外婆现在的精神状态总不理想,绝大部分是因为外公的存在。如果留她一个人,大概能清清静静地活下去,心中又有神的皈依,也一定会快快乐乐。而现实总不得不去面对。
昨天母亲打电话过去问外婆心情如何,外婆说心情不好,我们也只是笑笑。能说自己心情不好的,说明还不至于坏到令我们难以想象的境地,而不料今天却证实了那烦恼。小舅和小姨一起在外公家吃饭,因着矛盾,小姨甩下饭碗回家了。矛盾本来就一直在酝酿,只是这次积累到一定程度爆发而已。小舅照顾外公的日子最多,小姨又在邻村,他人看来,她多有探望的责任。小舅小姨常面对这两老人,已是心情糟糕,而况外公又把金戒指给丢了。大家已经找了两天,外婆心情才会如此不好。小舅和小姨大概互相埋怨了几句。只是外公这么大年纪了却还想不明白,又不是出风头的岁数,还带劳什子金戒指。我也是见过几次,颇不以为然,都坐轮椅了,我不知道他还要求些什么虚荣风光。虽然年轻时风光了几把,但谁又能不服老呢?稳重内敛的功夫却连我都不如了。——只是我显得有点和年龄不太符的老气横秋罢了。
外公有时候也不会好生配合,见小舅小姨矛盾起,他也赌气,意思让他一个人老死算了,不要儿女照顾。小舅怕小姨伤心,便电话给母亲,让她来做调节。母亲也把这情况告诉给大姨。她还在忙厂里的事,她的厂也总有忙不完的事,下属都不能尽其力,辛苦只是她一人。事必躬亲的领导总不是好领导。也不知表弟在操什么心。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了,真怀念当初小作坊时期。大姨把照顾外公的任务给了小舅,然后每月付他两千元工资,算是买下了自己的任务。这也情非得已。
我们有时在责怪小舅拿了工钱还多了埋怨,并常去村里赌钱,摊上了不少的赌资,仿佛是害了他。料想让他一个人整天对着外公外婆,怕是会疯的吧。我偶尔推外公出去散步,算是惬意,又有谁能坚持每时每刻陪在他身边呢?总得想个消遣的法子,小舅的酒瘾大概也是因乏闷所致,只有在酒中才能找到这般生活的乐趣吧。
于此,我也觉得小舅是辛苦的,这比他当初在大姨厂里工作要劳心劳力。而父亲总说些指责的话,也就站着说话不腰疼。记得奶奶住院那段日子,他就每天晚上定时来看一下,在病房坐着或躺着,解他的酒。而照顾之事几乎都是姑姑在做。而今自己也住院了一星期,终于第四次把胃喝出了问题。如若是因为这种原因不得不去照顾他,我想我是不会给好脸色的。设身处地想象照顾者和被照顾者的心情,至少现在总会在生活习惯上做收敛了吧。也不能怪责小舅什么了。
而有些情况是无法挽回的,就像时光不停地流逝。外公也别想着自己还是意气风发时,要知道时间已经带自己成为坐轮椅的老人了。有些事情并不能随心所欲了。去敬老院是不错的选择,但两位老人不乐意,究竟因着什么我也不想多去揣测。大姨说去请个专业的保姆,但一直只是说说。我最担心外婆不行,不如再让她去疗养院住段日子,而父亲甩上来一句:钱呢?——五个子女还怕这些钱么?只是父亲又在意于遗产只给大舅小舅两个儿子,却不给妈和姨三个女儿。确实,同样的尽责却有不同的回报,这未免让儿女寒心。长辈的观念难以改变,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传男不传女,这不如爷爷奶奶合情理。
这次去村里参加婆婆的丧事,奶奶在斋饭上吃得颇多,知道她的状态大概比以往都好,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母亲少了一方长辈的操心,至少能稍微减轻点负担。眼看着这么多子女照顾一两个家长都如此不堪,更不用说等我们老了,会留给双双怎样沉重的担子。独生子女政策的弊端,社会福利的难以保障还没有切肤之痛,却是早晚要面临的事。
母亲在打电话的时候落泪了,我确实已经许久没见过母亲的脆弱表现在她的儿子面前。长姐如母,她只上了三年小学,就帮父母拉扯几个弟妹;嫁作人妇,又是机械厂做重体力活,又是在家操持家务;转而养子,却有我这个并不成器的儿子;待到该含饴弄孙时,双双的养育之责又大部分交由她,上头的父母也成了负担。反哺终是应该,但母亲承受得太多,而自己又无力帮她分担什么。有时觉得每天去她那里吃晚饭都是罪过,只能用饭后勤做家务来弥补一点良心上的亏欠。
母亲的泪有委屈,有苦痛,有烦恼,我却拭不去心爱人的泪。我该何以为报,我的母亲?
教育孩子难道不也是费尽心思?我有时庆幸如今晚的夜自修或明晨的早自修,仿佛有了堂皇的托付双双的理由。我便为这样的解脱而轻松了,却不知母亲又忍受了多少带孩子的苦。仿佛母亲来到这个世上就是受苦来的,我又于心何忍?
明天幼儿园要为世界阅读日做活动,需有孩子阅读作秀的照片反映,恰如雷锋身后跟着的摄影团队。读书该是默坐一室的自娱自乐,难道需要去证明自己正在读书?此外图书漂流活动大概是让孩子们交换看书,这无可非议。但还要另外带书用作义卖,具体操作是孩子将书上交,然后再用钱将自己或别人的书买回。“每本书价为五元,请为孩子备好五元零钱,园部将义卖的全款献给四川雅安灾区。”短信上如是说。我只是奇怪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些书捐给灾区呢?灾区的孩子难道不需要精神食粮吗?为什么非要转成软妹币呢?微博上已经有人反对捐钱了,特别是捐给山寨的大中华红十字会,因为捐钱环节容易出现漏洞,很多人发的是灾难财。国家财政在这个时候就该发力了,三公经费和援外贡钱稍微挪点就可以让灾区重见天日,无需纳税人再次缴税了。正义啊,多少邪恶借汝名而行!福利彩票点日以继夜地放着喇叭:用我们的奉献铸成一座座爱的丰碑,支援灾区,重建家园。汶川前,汶川后,雅安前,雅安后,中华大地处处有灾区,时时有灾情。以鸡的屁居世界老二的国力,个人捐钱捐物还是不必太积极,免得被人利用,听说汶川捐物都已经积累好多年无法消化了。我等小民就在精神上支持一下灾区人民,喊几句口号总是轻松的:雅安加油,四川雄起!就不“多难兴邦”了。一个太平的国家才是美好国家,一个平安的家庭才是幸福家庭。
无奈的现实总要面对,地震死难的民众我给予同情,母亲的泪水我同样于心戚戚。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