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高考季

高考于我,总常梦回。放榜当日,离一本只差三分,志向未定,便选了略有兴趣的中文系。第一志愿为浙师大,只因一本线要求,果断被弃。数年后梦圆浙师大,却又落得中途辍学。虽混得本科文凭,却也知有它无它本是一样,只是经历了所谓的大学生活罢。不虞毕业却走上教授之路,帮忙学生面对一次次的高考。其实有无经历高考本身无所谓圆满缺憾,终归是那段青春岁月不一样的演绎。对它的回忆未必胜过其它的经历。
那年我还是会溜出去一个人打打篮球,一个人爬爬凤山。班主任经常不在,教室里气氛非凡,夜自修下了某某人还在奋斗不止。有些人委实太过疯狂,哪里像我悠游来回,不到铃响不进教室,错过铃响就躲在小店吃好了早饭再去上第一节课。那时候有很多不走正门的途径,绝不像现在这般森严,外加刷卡。夜自修下从不带作业回家,在小店里看一会电视准时睡觉。母亲那时已经在开店了,现在还是这样,刹那流逝十五芳华。听说现在的孩子不一样:夜深了你还不能睡,是不是还在做它?你这样吃力到底累不累,明知它(成绩)不会回来安慰。(化用任贤齐《心太软》,当年热歌,请自行百度)
那时的孩子是多么单纯,没有纷扰的外界刺激,虽然对前途未知,但相信唯有读书才是最好的出路,这条真理指引着大家不懈地奋斗。和众多优秀的学子相处同一个学校,周围到处都是传奇的榜样。文科班相对轻松点,但确实是有安排满满的作业,当然不是现在做不完的作业。于我而言,抄袭是可耻的,但也不必抄袭什么,因为时间可以保证;上课打瞌睡也是可耻的,年轻人的精力摆在那里,何况每晚都能安睡。三年来课堂上只有一次打过瞌睡,因为前夜和同学一起上南山看流星雨去了,没睡好却又没看到。数年后,我和我的老师们一起迎接高考,除却语文老师,其他的老师还一直与我这个学生同校继续教书着,而和我一起分配的同学也恰是语文老师,代替去他校高就的原语文老师,所谓后继有人,便如此吧。
那年高考语文作文题叫“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自信满满地写了一篇科幻小说。那年的历史特别简单,很多人不相信自己的得分。那年的数学大概我还有几道题没有做。那年的政治我只考了及格分,这可是班主任的科目。他的举羊法是那么的形象,而现在我对这门课却不那么看好了,政治课这东西总是和洗脑挂在一起,经济学哲学都是马家的,太意识了。英语考了什么连作文题都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徐老师那天下雪进教室被我们用雪球群攻,然后他举书招架又做还击。课堂上又是经天纬地,让我们仰慕不已。大概高三就是这么轻松过来的吧。
高一的物理老师很凶,又不负责,所以常视物理课为梦魇,这大概也是最终选择文科的原因。化学老师很负责,我们在读大学的时候,他因为狠抓成绩不顾身体,终于英年早逝,令人唏嘘。人命各异,所以有时也会灰心丧气,劝自己不要那么认真,得过且过也就算了。地理老师让我们瞠目的是他会列举一连串美国东海岸的城市,现已退休。校庆一百一十周年的时候,他老回校奉献余热,见面叫他,他大概也记不得当年我这个平凡的学生了,毕竟那时地理只是会考科目,文科高考并不在内。那时班上学地理的有个牛人,我们指着非洲地图某处,他都能叫上国名来。我擦,他连索马里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国都知道,我却根本不知道,直到后来我才因海盗终于知道了这个传奇国家。
我们这一届高考是3+2的最后一届,后来是3+X,现在是3+综合,高考改革了好多年,本质还是一点没变。素质教育提了好多年,高考指挥下永远变质成应试教育。
高考那时还是七月份的事,从二零零三年才改到六月份的,但考试那会儿并没有感觉到炎热的气氛,大概已经习惯便忘却了存在。第二天下午考历史,下了雷阵雨,伴着电闪雷鸣结束考试。外面还有一点点雷雨的残余,门口等着零星的家长。那时是没有家长伴同等待的风气,考试完就各自骑车回家了,家长也不会开车带你。我们那时感觉上下学要家长陪带的同学等于娇生惯养,是要被人难看的。现在却成了另番模样,一切为了孩子,可以牺牲家长的早睡和夜生活。坚持带三年,幸福两代人!幸亏新学校是在空旷的桃源路,如果在老奉港中学,那交通可要天天拥堵胜过北京上海了。大家甚至不喜欢大人送伞什么的,冒雨淋淋更显风采。那天下雨把门口的路变成了水泽,现在知道是下水道出了问题。下水道是一个城市的良心哦,所以干脆把这块地皮变成了现代都市繁华心脏地带。文科考点奉港中学成了历史,在那里树立起奉化的地标建筑,它的名字叫“及时”,雅称“银泰”,我教女儿说“金泰银泰不如铜泰铁泰”,笑话了。
在考场里,我发现自己并不是全身心地投入,我多出来的那些念头在后来的岁月里膨胀恶化,最终在大一的时候爆发,随后短暂地离开了大学,在家休养。其间有过辍学的想法,但后来还是重回校园。自此便学会了放弃这个词。而辍学的经历大概也是后来常常梦回高考的症结,尝试用再次的高考来继续似乎已断的学业,困难的学业让我担惊受怕,醒来时却发现自己本已有了一张大学的文凭。那张用高考的成绩换来的证明。为什么是高考的成绩而不是大学的努力?因为大学里我没学到什么,但还是拿到了文凭;我一个同学连毕业论文都没写,交个论文提纲也给颁发毕业证书了。回到高中,发现自己无法用大学时光换来的一点点知识去教导学生,一切还是要重头再来,自己还是得像他们一样一遍遍学着应付高考,才能更好地驾驭这只暴虐失控的怪兽。
打油诗作结,以碍观瞻:
陪你一起打高考,在这伟大的兲朝。
陪你一起打高考,六月天里好风光。
陪你一起打高考,大学堂里美女多。
陪你一起打高考,你的泪在我肩膀。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1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