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的鸡蛋

妻的同事托我招呼一下她孩子的老师,孩子的名字叫周易,于此我便想到「文王拘而演周易」的传说。当年学生惊异于文王的一个儿子的名字,后称周公的姬旦,而今的学生似乎笑点太高,我并没有印象深刻的惊诧于课堂。
也许高兴就好,弄得如此紧张大是不必。运动会结束后还要照例补课,也许半天的休假已是莫大的恩赐,而我依旧要忍受艰苦的发令工作。再也不用指望能领到即时的奖励,会计在司令台等着给我们劳务费的日子早已远去了,或许哪一天运动会干事便成了义务劳动,而老师们积极参与的群体项目十有八九奔着那些洗发水沐浴露去的,而今发礼品也算是种奢望了。
今早把双双幼儿园的学费给报销了,程序上走错,但终归还是签了字出来,仿佛得了免死金牌的喜悦,至财会室得了二百七十元,终于见证了新政策的真实性。若干年前,这项报销都是上千的数。我还能说些什么呢?眼见着付出愈多,而收入却愈见局促了。
只给双双报了舞蹈这项兴趣培训,昨晚非要我全程陪同,不熟练的动作又经不得老师的评判,容不得说她不好的坏脾气也不知如何得来又如何改正。虽然事后教导了几番,但仍担心她的观念。老师倒颇有教学能力,在掌控儿童心理方面比我们这些普高老师强得多。小学的教育还算颇为健全,到了普高就完全以学业为主,德育总是可有可无的。
基本功的培养大概还需要不断加强,老师贯彻的理念大概也是培养孩子的气质,而在学走模特一环,双双的表现和自我感觉都不错,以致回家后借此炫耀了。孩子大概以此为乐,不以为苦,便是学习的最佳状态了。
同事让我命题期中试卷,我们都怪责教务处的出尔反尔,但有事落于彼此,也无法推脱。我也不好拂了同事之谊,虽懒于命题,但也耽于大义,慨然接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大概别人也不愿做的事就自己主动承担吧,虽然我似乎也过了主动承担责任的年纪。而人情还需讲究。
下午就把时间花在了选题上,原本的计划也有所打乱,在阅览室休息的时间也被压缩到近四点光阴。浅浅一睡,便回去给双双订生日蛋糕。用的是爷爷的卡,原单位为爷爷八十岁庆生发的绿姿蛋糕卡。爷爷和我一起过去,说起昨天给双双买玩具时她的坏脾气。等双双长很大,懂很多事的时候,爷爷奶奶应该还在吧。这是双双的幸福,也是他们的幸福。我只能依稀从母亲口中得知太公对我的宠爱,但我自己早已模糊了他的模样。
而我依旧不能陪双双多一会儿,就连吃饭都要看着钟头,因为今晚又轮到我给学生培优了。
文字记录的时间过了一夜,廿二号了,如果非要给标题一个注脚,只因每次自己的生日母亲总会给我吃鸡蛋,也许是象征着孕育的生命,也许是对孩子健康的寄望。而我很少给父母庆生,甚至不清楚父亲的生日。但我知道那一天是作母亲幸福兼痛苦的一天,所以也不忘给双双妈妈一份慰问。
生命于每个人既普通又非凡,恰如一个个形状类似的鸡蛋,但每一个鸡蛋又与众不同。
(写于双双六周岁生日)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3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