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甚好记

鉴于我这样的博客主和罕见的阅读者,我不觉得写作的目的在于别人的驻足。既然最近并没有太多的可记之事,这本是幸福。但也有热心之人向我索求文字,为求彼此的切磋,却总令我惶恐惴惴。
承蒙期中考试关照,自洪水天休假以来,终于有了真正意义的双休。星期六的天气格外艳丽,阳光散尽它最后的光与热,都觉得近似夏天了,而全不似立冬已过。一起去了许家,秋收的稻谷已经晒了起来,农田里留下秸秆扎成的堆子。我和双双漫步在田埂,又见行将枯败的芋艿叶白菜叶和不知名的新苗。空气中弥漫着橘子成熟的味道,告诉双双,没有别人的允许请不要随意摘人家的果子。小时候自己带领小伙伴们把姨丈家还泛青的橘子摘得一塌糊涂,便一直成为大人们多年来的谈资,不想他们也近古稀之年了。
今天起来一直下着毛毛细雨,吹起的寒风与昨日隔了一个季节。下午和双双正在午睡的时候被电话叫醒,别人家的电脑又坏了。双双起来还是不忘她的游戏,随后又指导她写了为难的毛笔,只是孩子浮躁心急,时不时做不愿意状。看样子是否改延缓学习的时间。骑着摩托车在寒风寒雨里,需要的工具被人借走,拿回索要办公室的钥匙,辗转跑到绿都小区的同事家里,他已经在吃饭了。五点多的路上充塞着各种车辆,寒冷、昏暗、躁动,所有糟糕的状态一拥而上。我想起那些年只能靠摩托车来回丈母娘家的艰辛,却又庆幸双双有住在乡下的外婆,能时不时让她感受春耕秋收的景象。而艰苦朴素又是他们的写照,和丈人一起饮酒,淡淡的酒和着淡淡的情,走过这些淡淡的日子。
带上工具匆匆回家,吃饭后就要带双双去学跳舞了,妈把落下的一只舞鞋带过来,我便先回来了,因为电脑还等着我去解决。似乎有很多的麻烦,比如硬盘拆下来后读不出,也不知道是数据线还是文件格式问题,改用写系统到优盘后通过优盘启动来读取。
这星期最大的作为就是把房贷给还清了,希望这几年能积攒点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比如开始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但我不知道积攒的速度能否比得过贬值的速度。
双双一个人玩电脑的时间太长了,我也该陪她去写写毛笔字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2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