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单车的培优王子

教职工大会免不了领导的教诲与训斥,并兼以恫吓,当年前校长常以不好好教书打发去乡下为要挟,而今却成了笑谈和念想。然而领导的威严总能让多数人沉默,自保的法则在任何场合都通用。拍案而起的场景至少胜过压抑的无端恐怖。
战战兢兢的日子是因为牵挂着学科成绩,仿佛那是检验自己是否合格的标志,而对又一次的成绩单,满眼的分数和清晰的排名有传达些什么?是不是他们的未来也如此排名?是不是他们的幸福也如数字的高下?也许现在让教师头疼心里暗骂笨蛋的孩子将来会取得与分数不匹配的成绩。而我的心情又在和别人的比对中阴晴不定。他们拿着彼此的成绩单做着比较,或庆幸自己的领先,或悲叹自己的落后。
为分数而忧戚喜悦,这是做老师多大的悲哀啊!而我又怎么能把这样的心情带回到家里,带给可爱的双双,带给无忧的妻子,带给忙碌的母亲,带给受伤的父亲?所以今晚我并不忧伤,我用我难得的微笑面对他们,和他们分享双双的幸福快乐。双双又很乖地吃完了饭,又快乐地和小朋友玩了。我匆忙地结束晚饭,单车往校,前去培优。不用太多的怨言,至少它让你过的比较充实,给学生一些真正有益的知识,在这寒风凛冽里也能感到一点温暖。
冬天的严酷总让我担心外公外婆,江南的冬季总透着彻骨的寒意,连我都不愿承受。偷偷配了把教师阅览室的钥匙,在那里可以享受更自由的温暖。特别是中午时分,没有人可以把我打扰,一个人营造的小世界里,享受安静温馨以及知识的乐趣。至少今天的午睡如此静谧,没有一丝的惴惴,难不成周末以来的别样疲惫?
爷爷过来并没有让他知晓父亲受伤住院的事,孩子平安健康对父母是最大的欣慰,反之亦然。听说外婆又住到大阿姨家了,这应该是好事。明天母亲去照顾外公大概也不会花费太多的精力,而忙碌总是必然的。我所能做的只是带好双双,别让双双成为母亲的负担,但碰到有早晚自修的日子,我只能将双双托付给她。就像今晚的培优,我也不愿如此匆忙地告别双双,但领导们总是查得勤快,小民们只能老实待命。不管形式,不管效果,这就是教书的状态。
骑着飞快的单车,戴着隔音的耳机,每每不好的念头闪过:在上班的路途遭遇车祸了会怎么样?亲人的哭泣,领导的慰问,工作的改革。当然改革不会因为小小的灾祸,除非有老师和学生付出生命的代价。但我也听闻操劳过度而贻误时机不治的老师,而每一个健康的老师和学生总可以尽情地透支彼此的精力与青春。
我只是感觉在这阴冷的天里牵起了太多的挂念,大概只因为星期一的情绪总令人不佳,但我已经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快乐。所以我想把星期一的我称作「骑单车的培优王子」。
没有能比这更让人得到精神的胜利和欢愉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