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你们的

幾些鄰居總問我買了這麽性價比低的耍騷機後,接下去攢錢買什麽。我聽出這話的怪味,不知是不及單反的正規便以笑我的揮霍,抑或不及他們藏富於家不願顯露的矜持。無論如何,我總覺得話是不中聽的,而況自己又何曾說著中聽的話給別人?雖一再告誡自己注意言辭,卻仍會因得意忘形而不知收斂,大概成熟還是一個我不能擁有的標籤。或許是自己太過敏感,總會誤認別人玩笑的話語是種譏諷,雖然自己努力說話不觸及別人的傷痛,但言多必失的真諦還是不能把握一二。辦公室裡最高深的莫不過無甚言語的某老師罷了,那些鋒芒畢露談笑風生的,也不知被別人心裡暗罵過幾回了。
但我還是要把照片貼出來,我已經做的夠低調了,但還是免不了被人評說,令人嫉妒的美事,令人恥笑的醜事。其實自己何曾沒有窺視他人評說他人的欲望,人心都是差不多的,我這個讀過書的人也高明不到什麽地方,一樣的庸俗不堪罷了。

20140105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