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塔镇河妖

从外婆家出来带着双双顺便看看那塔。塔在倪家碶村的山上,周围因为道路与房屋的改造,已经没有了当年小山绵延的景象,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座塔还一直屹立,从我知事起它便立在那边了,只有八十年代立的碑文与它相伴。此处流淌县江,环绕青山,也算奉化一处名胜。与岳林寺遥相对望,却没有寺的盛名,甚至没有一条像样的路用以靠近塔身,我和双双只能沿着不太陡的土路上去。双双认得碑文上那大大的三个字:金钟塔。
此山大概也叫金钟山了吧,钟不但可鸣,也可以罩,而塔大概总为镇住某些邪祟。比如雷峰塔之于白蛇娘娘,《白鹿原》里镇住田小娥的塔。而金钟塔的传说不得而知,却几乎也是为镇妖孽,问于度娘果不其然。还知有金钟桥,却不知是否为塔附近的那造有古水闸的桥,或者就叫倪家碶,因为碶本是水闸义。而那座桥也已经立了甚于我年龄的岁月了吧,小时候去外婆家总是要经过这断了栏杆的桥,然后沿塔下小路绕过,再爬上高高的山坡,翻过山坡就回到了家。父母亲总是用自行车带着我,而胆小的我不是害怕那危险的桥就是夜里透着白光的塔,更有路两边无数的坟堆,所以总是催他们骑得快些再快些。如今山坡已被弄平成水泥路,坟堆也陆续被铲平,祖宗们的骨骸统一进入了公墓地。
很多事物都随着时间流逝,甚至连塔所在的倪家碶村都被拆迁搬离了;唯有那县江的水一直流淌,流经故乡的门口,看着她泛滥的凶猛和浅行的舒缓。而故乡的模样与故乡的人们都变了模样。还有这金钟塔,似为守护一方的太平而永久地屹立着。孩子眼中看出它的神秘,游人眼中看出它的端庄,只有与它一起见证过历史的人儿才会怀着深深的感喟,感喟它一路风雨的平静,感喟它数十年的孤独与落寞。
每一座塔都是一个传奇,每一座塔都述说着一段段历史,只是过往的人儿无知,仿佛那塔只是塔,那桥只是桥。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