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是无处不在的存在

远方的远山如此遥远,在上帝眼中,它们大概只是渺小的微凸;上帝无处不在,祂是空气,祂是风电,它是火焰,地球与人类在祂眼中只是玩偶,甚至在人类眼中如此硕大的太阳与星系也是祂的玩偶。祂不曾惧怕太阳的炽热与无界的黑暗,祂是无所不能的主宰。
上帝未死,我不是自诩太阳的尼采,不管他疯了没有,我只是渐渐感到无法言说的祂的存在才能慰藉失落的灵魂。只因人类的渺小与卑微,所以时时对自然敬畏,上帝是无处不在的存在,生存的自然当也包括其中。那些对上帝信仰的基督抱着太多的功利,在追悼会上的仪式与宣传中一再用「永生」这样的未知加以诱惑,关于来世孔子反倒有点唯物主义的理解了,「未知生,焉知死」,现世的幸福当是努力追求,而得与失总是因人而异,上帝并不会眷顾所有人,即便是背负着原罪或是前世的罪恶。
我常常探求自己与别人的差距,那是因为自己从未把得失荣辱放下,淡泊宁静和不思进取是对孪生的兄弟,我一次次被自己的认知和别人的评价所左右。对于漫长的未来我无所措手足,所以只图着眼前狭隘的快乐,而恒久的幸福却迟迟无法把握。我有的别人都有,别人有的我一样都没有,我能保持特立独行与无所谓的态度潇洒地走这漫长而短暂的一生么?
在上帝眼里,人类的寿命与努力是如此悲哀,他们的奋斗都只因上帝一丝的怜悯,上帝动一动手指,天地崩塌,洪水倾覆,灾难瞬间降临。失事飞机上的旅客被上帝抛弃,被幸运遗忘,我们不该庆幸自己的苟活么?风流人物灰飞烟灭,只留下传说,然而这些传说是不是哪一天也会随着人类文明的消亡而消亡?当眼前的幸福用永恒来评定时,就显得如此渺小了。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这明媚温暖的春日虽然不是永恒,但它至少降临了这个尘世,忘却了悲哀的人们又开始追逐着新的快乐,就像短短的不快中走出的我,又让健忘占据了头脑。夸耀的继续夸耀,低调的继续低调,生活还是一如既往看着春夏秋冬一轮轮走过。
在上帝眼里,一生一世一代不过一瞬,人类却经历了多少沧海桑田。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