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母亲节

在手机店,一个环卫工阿姨询问亚晴,她的手机电板换一块能不能便宜点。也就五十块吧,她希望能降到四十元。天闷得时不时下几滴雨,她把环卫工的橘黄色帽子摘了下来,抱怨这令人出汗的天气。又诉说着他们这群人的不容易。我想这五十元我也可以帮你付,或者还价下的十元我来付。但她又不乐意,这或许是所谓的骨气面子。
帽子摘了的她盖不住很多的灰白头发,戴着副金耳环大概也是她难得的财富。太像自己的丈母娘,六十多岁了,还在用自己的体力换取微薄的收入。我也偶然问起她的收入,区区的一千六一个月。从她的世界观和认识论来看,她大概也会满足于此,毕竟他们这辈从苦难中走出,能做太平犬已经要对政腐感恩戴德了。风雨寒暑,他们不觉得苦,命运如此安排已是无法改变,只能等待来世侥幸的幸福。所以,母亲也好,丈母娘也好,都有着虔诚的信仰。假如环卫工会为自己的收入争取而罢工,他们的待遇又会如何?但没有组织,也没有团结,中国人多得是散沙。
他们舍不得购置新品,舍不得求医看病,会为几元钱的利益斤斤计较,又会为子女付出所有而无怨无悔。
而他们老了又该如何?外婆住阿姨家总不是长久之计,假如有一天丈母娘他们也要我们来照顾的时候,我可会和颜悦色地对待?想着那些拿着几千元的退休金而无忧的老人,对比自己花了好多万才换取每个月几百元社保并自喜的可怜人,我觉得这周围像那环卫工像丈母娘像自己的母亲实在太多。这个社会还需要太多叩问,特别是在这个大肆打着祝福母亲节的日子里,自己母亲和身边千千万万的母亲,她们余生的幸福不正是我们更应该去争取的呢?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