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安心

我想狠狠把那破电脑砸了,谁让双双不吃饭只顾玩呢?今天的心情真是糟糕透了。学生的成绩还没出来,就已经被阴影笼罩。好像成绩的差距足以让人失掉饭碗和尊严,我一直不认为事情会变得那么严重。我一直敬佩徐老师,他的随性难道不是对一种僵化无趣的教育抗争么?他的满溢才华应该不会如江郎一般吧,但为什么都博不得他人的欣赏呢?学校需要的是出成绩的老师,而培养个性并不是高中的目的。我觉得语文如果失去了灵性,那些分数还有什么意义呢?他们还在盘算着学生试卷的得分情况,我却没这个心思,我知道我的学生必然不会在分数上出挑的,但我又担心和别人差距太大。他人也曾经威胁教不好就继续原地踏步,我也经历过这样的待遇,这样有失尊严的事对大家真是莫大的压力啊。我也带出了好多学生,如果有成功的学生提及我,我希望感激我的不是解题的技巧,而是做人的品质。
但我没有杨老师那样富有激情,那样居安思危,我耽于现状,不思进取。我只感觉我培养的近乎一个个合格的产品,几乎忘记那些平庸的学生,因为他们都是没有个性的群体。我叩问自己,每天的上班就是为了养家糊口而已?我不如孙少平,他至少用自己的血汗挥洒着青春,演绎着生命的价值,我却昏昏噩噩。我听不惯那些大道理的教导,却不得不装作认真听取的样子。我不知道处在这样的环境,还有什么更好的让心情愉悦的办法。
自怨自艾、麻醉他人、幸灾乐祸,都是人的本质,充斥在我的周围,我只能保持沉默。我也知道很多话我不会说,说出来就是错,那么就不要多嘴。但我又是一个靠嘴皮子过日子的老师,这不是逼着我信口开河滔滔不绝么?多大的讽刺啊!
妻子母亲都去叉麻将了,双双就由我去带。都怪我让她多用了iPad,没有别样的花样给双双,只会自己忙着叉麻将,我不知道有什么资格来批评我。有时候见到双双的可爱样,也就忘却了那些烦恼。但我不能多陪她了,还要赶学校回去开会。学期末总有各种材料要做,比如给教学平台跟帖,给学生造册,给自己写总结,给同事评价。一切都是无比光鲜的形式,散发着恶臭腐烂的气息。我能在自我小结里写一句吗?——我要草泥马!但我还是不敢,我只能表表态:为培养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接班人而奋斗!
今天穿了沙滩裤去上班,很花,不在意是因为只要去网上阅卷不必见学生,但还是有人提出来这样的形象不佳。这个社会的风气就是这样,北大清华当年的那些教授如果活在现在恐怕也是举步维艰的,至少像金岳霖就有失饭碗之虞,我等就更危险了。所以我也担心踢球回来会不会碰到领导,或者被人闲语些什么。因为踢球毕竟不务正业,这些精力如果投入到教学中也不至于让学生这般糟糕了。所以我想,我什么时候可以魔兽里一样,可以单传到操场,踢完立马单传回来呢?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2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