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奶奶祈祷

探望再多也改变不了病情,亲人围得太多也不能改变不了现实,我要养双双,明天还要开始参加狗屁培训,我给自己不多去医院的理由。最需要的是下半年的那段时间,虽然有护士定时查询,但没有亲人在总不放心。姑姑已经很辛苦地坚持了,下半夜也没回去,倒是我半夜去了却只坚持到两点多。奶奶还怪责我为什么这么晚了还要来看,我真是放心不下。
今天早上补睡到九点多,过去的时候第四个CT的结果还是不容乐观,医生也只能认为再观望一下。又说奶奶的精神状态并没有像昨天那么好,我想可能是进食不足,也许躺床过久,我总不乐意把原因归于脑子的问题。下午待我从外公那边回来,又要去做第五个CT。大家忙着抬上抬下,真他妈的折腾,奶奶又恶心呕吐了,一天五次CT不知道会有多大的伤害,这些受苦如果能换来好结果倒也无所谓了。只是片子出来还是不乐观,都快要到手术的临界点了。手术给这个八十岁的老人会是这样的结果啊。全麻的开颅手术,太多的后果需要去回避。感觉生死一下子来得那么近了。不像当年爷爷的手术,也不像最近外公的手术,动脑的手术稍有闪失……说到手术,大家又想着是否转到宁波大医院的问题了,担心奉化这么个小地方能否承受这般严重的手术。
我并不因为年纪的大小而认为和死神交易的盈亏,面对死亡,无论年老年幼,都是件悲哀的事情。我怎么也想不开,我觉得那些忧伤的表情是理所当然写在脸上的。也没有任何可以高兴的理由。虽然父亲上班辛苦,但再如何也也要多去陪陪,在母亲遇到大难的时候,是根本不应该有说有笑的。所以现在的我就是那么的心情糟透。除非奶奶的病情缓和了,或者最终不得不面对现实。不要坚强地说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面对死神,人类是软弱无助的,我们只能默默地祈祷它的宽恕。
晚上妈叫上姑姑一起去奶奶出事的地方做些焚香祭拜之事,用另一种方式去争取事态的好转。如今的我不会再嗤笑这种行为的可笑了,我知道这种信仰是旁人不该去玷污的, 他们欲用这种近似巫术的方式来弥补科学的不足,其实和我用文字去祝福,都是一样的想法。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1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