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车在城里乡

我觉得浪费这晴暖的秋日午后是一种罪过,虽然在没有闹钟的午睡中自然醒起,但心中还是有些不平。比如光驱坏了不知道如何完美这MacBook,比如下星期开会后的大叠作文该如何静下心来解决。既然都不是眼前的事,那就好好去享受这天气好了。
时间留给我的不多了,不可能骑车很远。沿着北街上去,虽然在以前的一中常常经历这条路,但隔着河我便没有再上去过了。今天才知道北街过去是上宋,上宋过去是外应。 路况不错,一直都是水泥路。村民们都显得比较闲适,毕竟还没有到忙着做饭的样子。老人们在路边坐着晒晒太阳,对我这个有点怪异的人投来好奇的目光。孩子和大人玩着自己的游戏,我想这时候我应该也陪着双双去玩的。太阳快要落山了,现在不像夏日那么漫长,水泥地的某处晒了谷子,他们准备要收谷子回去了。
外应村有较老的银杏,两百多年了吧,政府做了保护的标记,希望这些树能长久地存在下去。
外应村上去是一片山路,也有依稀的几个农民在修整他们的土地。在最上面是一座小小的水库。
其实水库边上还有路,只是没有浇水泥。也有一处房子,好多的狗对我这个不速之客狂吠,有凶恶的也有和善的,但不管哪种,都是狂叫个不止。狗的天性就是如此,不问人只管吠,唯一的办法就是不搭理。但这群起的叫声也让人心惊的,加之路况糟糕,我就原路返回了。
回来给北山禅寺留个影。刚要摆好车子留影,寺里出来两辆车,一辆是轿车,另一辆也是轿车。(鲁迅笔法,一辆是别克,一辆是尼桑。)我让了一位置先。司机和乘客有说有笑地经过,两辆车的司机都是和尚!这年头,当和尚还真他妈的爽了。对此我真有点羡慕妒忌恨了,和尚买苹果电脑的见过了吧?(点击看真相)玩手机、上网、结婚生子、吃肉都可以的吧?——反正一切为了伟大的佛教事业。希望当和尚不会有高门槛。我的学生们啊,考不上大学应该没关系吧——和主持打好关系就可以了,出家做和尚比打工好多了。
想去以前生活过的地方看看,再去看看那些拥挤的街道,在儿童公园的那个游戏厅里留下的是少年的梦想;在逼仄的弄堂里,留着你我青涩的岁月。三眼井被铁笼子般保护起来了。
回到那里已经快晚饭时候了,街道显得热闹得多,一路的还是老房子,还是那些开了十几年的老店铺,还是一如既往地守候着平淡的生活。
我想我也是留下了三年的时光在这个地方,也曾在落日之时夜自修之前去走走这条熟悉而陌生的街道,然后岁月悄悄地流去十五年。十五年里那些人老去,有些人不在留存于世。孤独的老人互相携扶着走过余下的岁月。我见到了四个老人,一个是表弟的爷爷,九十三岁了,一个是爷爷的保姆,一个是表妹的奶奶,一个是邻居的外婆。我过去打招呼的时候他们真的很惊讶,因为我已经许久没来了。我也不会刻意到他们家里去拜访他们,最多会默默地经过那排房子,那里曾有过三年的记忆。这次也仅仅是偶然,我也可以装没看见,对于老人而言他们也根本认不出十五年后的那个孩子现在的模样。但我还是过去叫了爷爷奶奶,然后让他们想起那些过往的人事。人老了总是喜欢咀嚼过去,也唯有记忆才能支持他们继续走下去。祝他们健康!
回家的途中看到体育场还在比赛,听杨雄说教育系统被淘汰了,他比较郁闷于自己全场当了替补。我自第一次起就没去,我知道我们还是自娱自乐的更好。然后在西 环路那个拥挤的地方来不及刹车撞了一下白色大众SRV的后视镜。司机表示有点生气,我连忙道歉,走在边上的一个男子也帮我解围,说是没撞坏的,路又那么挤。司机就走了,走了我还在说抱歉。有时过分的计较又能得些什么呢?嘴皮子上的便宜又算得了什么呢?倒是让我看到了某些人危急时刻的热忱,当那个行路的男 子已经走到另一条路上的时候,我和他彼此心有意会地招了下手。我想表达的是谢谢的意思,他想表达的是不客气的意思。一下子把刚才的那种郁闷给消散尽了。
就像有人见到我的车的时候说,这车应该蛮贵的吧,毕竟是碟刹呢。虽然是外应村一个上年纪的老妇人说的,但我知道她有见识。
恰如人生有个知己是幸福的。但没有知己也不必怨叹什么,自己是最好的知己。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