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去许家

今天是永赞的奶奶的周年忌,场地设在丈母娘家,这倒是辛苦了她。满满的一桌好酒菜,招呼着逝去的祖先,也招待着活着的我们。几位叔叔都到齐了,发达的,落魄的,几十年闲居无事的,都凑在一起。气氛很糟糕,没人敬酒,我不知道我的行为是否唐突,只一个女婿而已。
饭后他们散得飞快,也许这周年忌更多是一种形式。见不得父母逝去的悲伤。多子未必多福啊。
把许易天送到家了。
我在想,将来他会变成怎样的一个人?他的父亲会在人生的后半段走出怎样的一段路?这些,作为最亲的人,我觉得有时是需要思考的必要了。人生的八年伴随着出生与死亡,在这无法捉摸的人世,我只想求一个问心无愧。
对 他来讲,失去了一般的孩子本应有的最大幸福,作为姑丈,我觉得也该有责任去承担些什么。我不忍心看他失落些什么。和双双在一起,我想他必是幸福的吧,所以 有机会就多带他和双双一起了。玩电脑对他来讲可能是奢侈了,那我尽可能多给他玩电脑的机会,如果可以,现在的这台电脑希望能转手送给他们了。一个男人没钱 潇洒,还要养大儿子,这份辛苦不知道是前生的孽还是今生的名。依旧还是家的老样子,冰箱都没有门了,我想也许该帮帮忙了。
送他回去的路上,他说肚子饿了,陪他一起吃了夜宵,炒年糕应该会让你长身体吧。真希望你的身和心都是完善的。
也许很难忘记嫂子在世和去世的那个样子,孤零零的一个孩子其实大家都希望他幸福。作为亲人,有些时候不需要甜言蜜语,做出些行动才是最最紧要的。
一路是歌舞升平,又是霓虹彩灯,外面的世界似乎很美好。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总有各自的不幸。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