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对于保险这种事业我一向是不甚支持的。对于将来也不曾关心什么,总觉得那太过遥远而无意义。但父母农民出身,没有劳保的将来总是不堪的。我虽也称不上孝子,但为反哺父母的心还是会尽的。
今天母亲叫我把人寿保险的费用去交一下。办事处在惠政路那边,这固然是我熟悉的,但我却从来没有进去过。临街的那些建筑并没有开门,不知是办公室还是员工住房。只有一条小路往里。总以为来者寥寥,却发现保险公司也是如银行业这般如火如荼,概是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大家都有钱勾画将来,而不是如我这般得过且过了。电瓶车和汽车把路堵得一塌糊涂。营业厅竟真如银行般叫号排队的。我自有看书或是听音乐的准备,不急。
大厅里很喧闹,主要是有个农民伯伯的质问震天。该不会是无端骗了人家的保险,或是在赔偿时出现了争端,而我却不想细究什么,自顾着听我的音乐。我料想这保险事业究竟是造福于民的事业还是一种敛财的手段,恰如红十字会都不让人放心,更不用说这种带有营利性质的公司了。比如我手头的这份保险,我问了一下营业员,今天的存款已经是第十一年了,概要到第二十年才能结束,每年是一千多点,等二十年后可以拿三万。我只担心,随着物价的飞涨,人民币的贬值,这二十年后的三万也许还不止最初二十年前存进去的一千多呢!所以我总是不愿做长远的打算,毕竟我这样的凡人做不好现在,更掌握不了将来。所以我更相信保险是一种融资的手段。假使有了索赔的纠纷,受益者也已经是情不能堪了。如若因死亡而带来的赔偿,这钱有多大的意义?恰如动车一事每人五十万——兲朝子民的生命被赤裸裸地标价——更可恶的是赔偿、死亡、再赔偿、再死亡的无限循环。如若是受伤的赔偿,我也总不想借此来获得一种侥幸的心理——幸亏我投保了——也许该这般想想,毕竟活于兲朝总是风险重重,回避了死亡,概回避不了损伤。
但这是一份以母亲的名义给父亲投的保险。我知道他们绝不需要什么赔偿。不管自私不自私,我觉得这是母亲对父亲一份深沉的爱吧。
中午杨雄叫我去打乒乓,我是不会这个国球的。也不好推辞,便去观摩了一会。意气风发如他们,我却有点暮气沉沉了。也许活得低调也无坏处。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