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车杭州(上)

一路的天气极其恶劣,不是烈日,就是暴雨,由于路途一点都不熟悉,所以显得愈加的无助。无助的时候就特别想念家人,而我却是刚刚离去的人啊。想想还有十多天的思念,心里便凉了许多。
其实我最担心的还是去余姚的那段路,从古林开始便问路了,然后是集士港,再是大隐。大隐的路极其糟糕,灰尘满天,路没有完全修好,而总以为到所谓的61省道很快,想不到一个河姆渡镇就让我有上坡下坡的感觉。当然,旅馆父女的建议也是笑话,我又怎么会去河姆渡遗址呢?只是可惜的事,那块国家文物单位的认证碑却横躺在路边。河姆渡镇有点村庄的感觉。难道是史前历史的缘故?
省道的界碑一个接着一个,却发现一公里是那么的遥远,我真的有点要投降了。还是感觉到亲人的力量才能让我度过难关。而现在我只能用思念来给自己力量。余姚还是没有通过,在马诸还未开张的加油站里休息了一下,躺下来想小睡一会,但怎么也睡不着。不知道是天热还是心里并不舒服。所以趁着午后的烈日出发了。在上虞城区的宾馆里躲雨,雷暴啊,电闪雷鸣加狂风,夏季的雷阵雨终于到来了。而宾馆可怜的被打掉了电源,我也顺便休息了一下。只是雨停了的时候我便思量能不能早点赶到绍兴了,最起码能够在绍兴过夜。
无尽的国道104,永无休止的绍兴杭州指示路牌。绍兴的有些地方是熟悉的,在大学的时候来过一次,至少还不曾忘记沈园和三味书屋,只是过去10年多了。而今却以这样的方式再次经过。在东湖的时候遭遇了疾风暴雨,我只能用上一次性雨衣,而溅起的水已经把裤子和背包弄得一塌糊涂。阵雨也是很有杀伤力的。
早饭出来的时候吃了一碗拉面,一如既往的,它可以持续我到午后,而断断续续地在休息途中吃了带来的饼干,我强大的只吃了两块。而在晚上6点后,我知道是应该考虑进餐了。在柯桥路边有一家显得破旧的小饭馆。一家三口,晚饭是给他们自己的,我也只能要了蛋炒饭。对他们而言,一个上幼儿园的孩子住在靠近马路和铁路的小铺子里,生活是艰辛的。我问及他们的老家时,男主人说是安徽,同样是为求生存,个人总有太大的区别。孩子玩可怜的抹布都是件幸福,我想双双比那孩子幸福的多。所以我又想起双双了。
蛋炒饭外加红牛,让我恢复了较多的经历,我要赶赴萧山去了。虽然有淅淅沥沥的小雨,但我决定在萧山落脚。车前灯的电池很无能,几乎充当了躲避的信号,但很可惜,最终我还是追尾了一辆电瓶车,那电瓶车根本就没开灯,外加雨水对眼镜的湿润,我已经反应不及了。15元钱赔他的后视镜,那老伯心有不甘地要了20元。幸亏还没到无赖的地步。我要急着赶到萧山去找一家旅馆。在某个分岔口我又必须问路了,荒无人烟的地方只有一家厂子,门卫伯伯很是客气。认为我这样过来是太无意义。也许他并不懂所谓的意义。而我又懂什么呢?我拿着所谓的荣耀去告诉别人,最终又求得什么呢?
他叫我早点去找个旅馆,因为天总会变,而且离杭州很近了,明天是绰绰有余的。旅馆神奇的便宜,单人间只要30元,希望今晚能平安度过。
就在附近的网吧上写下这段文字,等洗过澡后,稍微缓解了些疲劳。没有瞒着老婆,老实交代说是骑车过来的。但妈似乎也知道了。打了电话过去,双双那可爱的话也是振奋人心的。
还有比较欣慰的是,那些问路人都表现的很热心,让我有勇气一直骑下去——明天还要到最终的目的地浙大紫金港校区。但我知道,回来我是不会这么认真了。把车子托运回去吧!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