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来无事走宁波

读书好不如出身好。
三个学生各自不同的工作,在杭州搞机械的三千多一个月,在宁波玩联通的一千多一个月,在奉化供电局喝茶看报的,听谣言说,除不发老公老婆,能发的都发的那种单位。一千多的以前是班里的班长,人品、成绩都很好。有时,天命不可违啊,世人只是苦苦挣扎罢了,想开点会很好。
他们都说宁波会很堵,不单春节吧。中国唯一可以自豪的还是泱泱大国,吐口水都可以淹没夏威夷(华夏威震夷族)!一路乘车还算顺利,看我瘦弱地带着个小孩,有同情心的都会给我让个座。这几年精神文明建设在让座这一块还是表现得很得人的。下了南站,便晕头了,那里在搞建设,作为一个城市下脚的第一站,门面还是很要紧的。至于建了拆,拆了建也是为鸡的屁做贡献啊,各级政腐都是很喜欢鸡的屁的。我是心疼了,南站似乎并没陈旧到这般地步呢?管他呢,宁波的经济水平够得上拆建多次了。
人潮汹涌,车流滚滚,眼泪腾腾,小笼包子来一笼。看样子赶不上公交了,我连公交车站在哪里都还要问,算了,找了个三轮摩托,在和伟大的城管周旋而生生不息的摩的,总是让人敬佩的。他们的坚韧不拔,发挥了革命家善打游击的韧性。他们能在车海长龙中见缝插针,大城市的摩的还是较我们乡下的摩的更有素质,至少不会闯红灯,至于逆向行驶,这个是他们的体型所能接受的。双双惊异于这玩意的奇特,别于轿车的不同,竟让她手舞足蹈的幸福了些时候。
走街穿巷,很快就到了目的地。数着九十秒的红灯倒计时穿过了马路。九十秒,一个非凡的、考验人耐性的数字。
在冰雪皇后超高档冰淇淋店打着令人发热的空调,外面是零度的寒冬。没办法,吃冰淇淋是要制造氛围的。原以为双双会吃巧克力,不过放在冰淇淋中的巧克力实在太甜,连我都吃不下去了。吃惯了德芙的双双厌恶这异类的巧克力。
因为不想去肯德基,所以才会不小心走进这家店。乡下人没进过这种店,所以觉得价格是奢侈的,享受无比的暖风也是奢侈的。为什么不去肯德基呢?因为我们乡下也有肯德基了。有了肯德基,有钱的生活好滋味,这地方的形象就不一样了。虽然奉化越来越比不上其他地区了,但奉化人是很会享受的。
转到了天一广场,一滩人工水池加喷泉都可以让双双兴奋。斜阳遮不住城市的兴旺发达,落寞的感觉越来越少了,因为等到了晚上还是会有火树银花。照在人身上还是暖暖的略有惬意,毕竟风不是很大。崔嵬的哥特式教堂矗立在前方,也许是唯一让我感动的地方。我向往着未来的什么时候,能去遥远的欧洲,瞻仰那些富丽的人文建筑,或哥特,或巴洛克。也许此生之梦而已了。
巨大的公交车还是牺牲了某些人的双足,我是被照顾对象,很快就有了专座让出给我。而后的我似乎又看到了一个年老的公公上来,我牺牲了自己的双足。中国人总是那么的含蓄而不张扬,所以都想着别人会比自己先让座,而自己是不必在公众场合如此激动的。小学生,中学生,少男少女少妇们,依旧安坐在老弱病残专座上,乡下来的我反倒激动了一把。双双反倒喜欢站着了,因为刹车前进等巨大的惯性是她所未经历过的,那是多么有趣啊!
宁波很发达了,但阳光也总有照不到的地方。
在回来的中巴车上碰到了之前提到的三千元学生,自己第一年教书的时候教到的学生,因为自己过于放纵学生、或和学生传出绯闻的流言,所以只教了一年。后来成家了,也就没有了绯闻,就算勉强立业了,在教书的第三年,上头领导终于考虑不让我留级了。三年教了三批学生,所以我一时记不得他的名字了,很惭愧啊!
不过我也是人老昏花了,早上起来,发现一根透白的头发。还好,只是一根。魔兽解说的小Y才大学毕业,看他样子,我就略感欣慰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